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甜食爱美丽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一章 邪妄之城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2:35:13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十一章 大战前夕
漆黑的空间里,传来一阵阵汹涌的水声,坍塌声和树木折断的声音。不远处,一抹红光忽明忽暗地闪烁

着,正是陈长卿等人,他们四个瞅着着轩儿手中的“鸡蛋”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就在这个时候,他们

所在的两棵望乡树缓缓地倾斜,几人低头一看,原本的盐地已经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窟窿,而汹涌的

大水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是一个劲儿地往窟窿里灌。
“快,都抱紧了,千万别松手!”陈长卿身为长辈,自然懂得比较多,抱着木头就不至于溺水了。众人

闻声都紧紧抓着木头,只有小鞋子愣了一下,等他想再去伸手去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脚下一个踉

跄,从树顶掉了下去,而此时的小鞋子,仍然毫无知觉,他眼中有红光闪过,彷如入魔一般。
“小鞋子!”
陈长卿看到小鞋子掉下去的一幕忍不住撕心裂肺地吼了出来,而轩儿整个人都呆住了,只是不停地掉眼

泪,只有嫣儿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没有说一句话。
“扑通!!!”
高大的望乡树落入水中传来了一声声的巨响,掀起了丈高的浪花。
正午时分,望乡谷。
当曲兵刃再赶回望乡谷后,夜游宫的入口处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为首的正是雷电双钺程宇风,被一群

魔派弟子挡在入口处。
一魔派弟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向程宇风拱了拱手,然后不卑不亢地说道:
“程堂主,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您屈驾蔽派有何贵干啊?”
“哼!”程宇风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声道:
“让厉还真出来见我,我有事要问他!”
“哟,真是巧了,护法大人他有事外出,我看您还是择日再来,不知可否!”
程宇风转头淡淡地看了魔派弟子一眼,魔派弟子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头顶直接凉到了脚心儿
“程......程堂主,护法他老人家真......真不......”
他话还没说完,只听嗖的一声,两道黑影从这位魔派弟子眼前闪过,他回头一看,并无异样,当他回头

时,程宇风也是一动不动。
“轰~~”
一声巨响传来,众魔派弟子纷纷回头,只见身后两棵数十丈粗的望乡树被齐腰斩断。
“程堂主,您就别为难小的了,我这真的是......”
“嗯?”程宇风又瞪了他一眼,他就不说话了,说着,程宇风就要带一帮人等进入夜游宫。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彻了整个望乡谷:“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2:40:33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十二章 邪魔之约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声音雄厚有力,在整个望乡谷回荡,数个年轻的弟子因承受不了这极大内力的震荡而吐血身亡,就在众人木讷的那一刻,一股红色刀气裂地而来,直逼程宇风,那红色刀气,就如破地而出的残月,不断变强,变大,一丈,两丈,三丈......所过之处,不管草木土石,全部化为齑粉,。
“裂地斩?”程宇风眉头微微一皱,好像是来了几丝兴趣,他看着前方的刀气,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然后右脚轻轻一点地,正个人斜着向左侧飘了出去。程宇风心想,这点雕虫小计,既然也好意思拿出来。如此强大的招式,程宇风避而不接,很轻易地就躲过去了,只要有点身手的,都可以做到。
“嗖嗖嗖~”
就在程宇风轻敌之时,数十道残月状刀气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有从地底钻上来的,也有从天下落下来的,有横着的,也有竖着的,有大的,也有小的,这些刀气都冲着程宇风等人,就如此密集的攻势,就算是神仙,估计也躲不了了。
程宇风面无表情,没想到,这裂地斩并非只是简单的裂地斩,而是暗藏杀机,以前未从见识过,看来这还未露面的人非比常人,难道不是厉还真?
此时梦魇圣教的众弟子看到这般场景,一个个都是满脸疯狂的表情,他们看逍遥派众人的表情,就如同看待死人一般。
程宇风紧闭双眼,气沉丹田,他的脚下有阵阵旋风卷起,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模糊,就像隔着云雾一般,有点飘渺。
“杀!”
程宇风爆喝一声,只见刀气之中,已不见其人,只有数十个程宇风的残影在空气中来回舞动,卷起一阵阵旋风,听着传来的刀剑声,魔两派的弟子都已退到数丈之外,被那旋风刮到的草木,都被齐腰斩断,谁还敢靠近?
一呼一吸之间,风已经停了,程宇风仍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毫发无伤。
“啪啪啪~”
一位红衣男子鼓着掌从魔派弟子中走了出来,他满脸的笑容已经显得有些做作了。
“哟,久日不见,程兄的残影虚空斩又精进不少啊,如此轻易就破了小弟的新招式。”
“厉还真,果然是你!”
“程兄这般大人物远道而来,小弟当然得亲自相迎了,只是,若是为了这天外飞石的话,那程兄还是请回吧!”
程宇风没有说话,毕竟这天外飞石落到了魔派之地,自然是魔派的东西了,他这次前来,分明就是要抢的阵势。逍遥派,立派之初,本来就无心参与江湖斗争,只是当初神剑门与梦魇神教曾联手想把逍遥派灭门,自此之后,逍遥派也就不那么逍遥了,为了生存,不得不如此。
“怎么?程兄你是不想回?莫非你要抢不成?”
程宇风沉默了好久,说道:
“天外飞石既已落到梦魇圣教,当属圣教之物,只是这次,我想跟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程兄不妨说来听听。”
“我们逍遥派可以提供神器的铸造之法,但是你们圣教须给我们一部分天外飞石!”
厉还真听了程宇风的话开始沉思了起来,穆铁程千百年以来,逍遥派铸造神器之术在江湖中可谓首屈一指,若有他们的协助的话......
“哈哈~邪派?魔派?不愧是是邪魔外道,竟然私聊下里做这种勾当!”
就在程宇风与厉还真在谈他们的交易的时候,他竟然来了。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2:45:50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十三章 青罡拳圣
江湖上,以正派神剑门,邪派逍遥派和魔教梦魇圣教为首,而这三派之间,又以神剑门实力最强,名门正派,人心所向,而敢直接当面称程宇风与厉还真为邪魔歪道的,恐怕只有他了。
不远处的一棵望乡树顶端,一名须发尽白的黄袍老者怒目而视。
“你们这群邪魔歪道,狼狈为奸,天外飞石乃神物,岂能落入尔等手中!”这位老者严声厉色的一段话严声厉色,掷地有声,但也让程宇风与厉还真脸上青一道白一道的十分难堪,这厉还真实在是忍不住了。
“神剑门青罡拳圣寂风前辈,小辈不知道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真的是罪不可恕啊!”
“哼!甭跟老夫套近乎,老夫从不跟魔教为伍!”
“寂老前辈,您大人有大量,虽然以前是有点误会,但冤冤相报何时了,如果老前辈愿意,可到蔽帮一叙,咱们化干戈为玉帛,共襄大计!”
共襄大计?程宇风听到这里眉头一皱,莫非梦魇圣教有意拉拢神剑门?
“做梦!你个小兔崽子,以为拍拍马屁就能把老夫骗进贼窝里吗?想到别想!”
此时厉还真脸上的笑已经僵硬了,比哭都难看,他心想,这个老东西,如果不是太强了,早就弄死他了,何必现在呢?
“既然神剑门对天外飞石也有意,那我逍遥派就不插手此事了,你们可以就地商议,寂风前辈,晚辈告辞了!”
听到程宇风这么一说,厉还真恨得咬牙切齿,在心里暗骂道:硬骨头来了,你这小子却要跑路了,把所有事情推到了我头上,你可真聪明!
“嗯,识时务者为俊杰,量你们逍遥派也不敢肆意而为!”寂风得意极了,看到有了退意的程宇风显得很满足,而程宇风此时眼中却有一丝杀意闪过,奈何他还不是寂风的对手,只得忍气吞声。
寂风脚尖轻轻一点,便从容地从树端飘到了厉还真身前,寂风虽然年过五十,但是却是鹤发童颜,体形魁梧高大,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位老头子,附近的梦魇圣教弟子纷纷躲避,十大高手之一的他,还没人敢轻易招惹。
“我说魔教小子,这逍遥派的都打算回家了,你还不乖乖把天外飞石给我呈上来?”
这程宇风的半途退出已让厉还真恼火不已,而今寂风又嚣张跋扈,而要等到圣教内的前来支援,恐怕他早已魂归天外了。
“寂老前辈,既然您老人家亲自来了,肯定不能让您白跑一趟的,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
“啧啧啧,这还差不多,是抬举!”这寂老头子的嚣张程度真的不是一般了,如果厉还真打得过他,可能早就把他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只可惜啊,他根本不是对手,这世上的事情,无奈的太多。
“你们几个,过来!”
可能寂风觉得很无趣,也不再搭理厉还真,而是直接对魔派弟子指手画脚,一会让他们说说天外飞石坠落的地方和形状,一会又让他们把它搬出来,厉还真看着这一切,听着这一切,双眼血红,杀意油然而生!
宁可死,也不要窝囊!
“你这个老不死的,不要给脸不要脸,我今天就算是死,也要从你身上扒下一层皮来!”
听了厉还真的话,寂风一时间愣住了,但是转眼间,又狂笑了起来,这笑声震得人气血翻腾,有些公里不够的人,早已是人仰马翻了。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3:00:02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十四章 血炎炙天
望乡谷的天,突然阴沉了起来,让人觉得压抑而又烦闷,望乡树林因这些巨大的树,而聚集了各种飞禽走兽。传说,在望乡谷的中央,有一汪泉水,喝了那泉水,便可飞升成仙。只是这泉水被蔼蔼雾气所环绕,并且能幻化出成任何东西,制造幻想,所以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找到,传说,毕竟只是传说而已。
一阵狂笑声响彻整个望乡谷,谷内的飞禽走兽全部落荒而逃,稍微慢了一步的鸟儿,突然从空中栽倒了地上,慢了的野兽躺在地上蹬着双腿咽了气。
望乡谷夜游宫入口处,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具尸体,从衣服上可以看出,他们全是梦魇圣教的弟子。在这堆尸体的两头,分别是青罡拳圣寂风和白虎刀使厉还真,虽然寂风的笑声有着不俗的杀伤力,但是厉还真也不是浪得虚名,这点程度的攻击还是受得住的。
“魔派小子,行啊,有点意思。”
寂风止住了笑声,严重精光闪过,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厉还真右手紧握着四尺长刀,周身有红色雾气缓缓腾起,他凝视着寂风的一举一动,如同一头伺机而动的饿狼。
“哼!”
寂风冷哼一声,举拳快步向前冲出,其速度越来越快,他身后只留下了一道道残影,这残影并不是转瞬即逝而是如同他的分身一样,从八个方向一同冲向了厉还真!厉还真看到这阵成一个半圆一闪而过,七个分身被刀斩灭,只是背后那个分身一拳打在厉还真背上,将他打飞到了三张之外,而那分身也随之消逝。
厉还真吐了一口鲜血,然后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他眼睛一斜,就看到了笑嘻嘻地躺在树杈上的寂风老头。
“哟,不错哦,魔派小子,你还没死呐?”
“呀~”厉还真双手持刀,腾空跃起劈向躺在树杈上的寂风。
“唉,怎么还不死心呢?一招你都吃不消,还想再来?”寂风老头叹了一口气,右手化掌为拳,然后朝着厉还真隔空挥了一拳,只见空间稍微扭曲了一下,离寂风还有丈远的厉还真便喷了一口血,然后顺势飞出了七八丈。
“啧啧啧,我说魔派小子,你这是何必呢?听话,乖乖回去,把天外飞石给我搬出来,咱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呢?你说是这个理不?”
厉还真躺在地上,他的到落在了离他一步远的地方,他用手扣着地一点点往前爬,想拿起落在地上的刀!
看到这一幕,寂风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表情有点扭曲,杀心已起。
“既然你这么固执,那么,老夫就送你一程,等到了阴曹地府,你也别怨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无能!”
寂风紧握右拳,从指尖到胳膊上,裹了一层淡淡的金光,这金光由浅到淡淡,由薄到厚,一点点流动,凝聚成了一把金色的刀刃。此时寂风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扭曲,他猛地从树杈上跳了下来,将右拳上的金色刀刃直指厉还真。
可就在这个时候,厉还真已经昏死了过去,他周围十几丈内,有夹杂着黑气的红色的雾气一点点地从地表升腾而起。看到这般景象,寂风并不在意,只是这怪雾瞬间就变得很浓很浓,伸手不见五指,隐约中,寂风听到了五个字,让他心头一凛。
“血...炎...炙...天...杀...”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3:15:04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十五章 寂风之死
狂风骤起,一道闪电撕裂了深邃的夜空,望乡树在电光下影影绰绰,形同鬼影。
就是在这时,一道数十丈的红色的火柱冲天而起,火柱内又有无数黑雾状鬼头嚎叫着四处飞舞,火柱的正下方,一点金光忽明忽暗艰难地往前左突右攻,想逃离这片死亡之地,他正是神剑门青罡拳圣寂风。
寂风本以为,这次可以轻易结果了厉还真的性命,谁曾想到竟然出了如此变故,就在他右手光刃将要刺穿厉还真的那一刻,围绕着厉还真的红雾突然发生一遍,竟然如同火焰一般燃烧了起来,如没有这金光护体,恐怕他自己早已被烧得渣也不剩了。
寂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远远地看着这冲天的火柱唏嘘不已经,若不是他用尽所有力气将这火焰割了一道口子,恐怕是得死在这里了,也因为这样,护在身上的金光有所减弱,导致他的身体和半边脸被严重烧伤,没想到这魔派小子,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所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寂风想到这里,就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然而在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这不是寂风前辈吗?才半日不见,您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
此刻的寂风,全身赤裸,须发皆无,还有那被烧得里嫩外熟的身体,他躺在地上,目光里有愤怒,有憎恨,也有悔恨,恨自己不该大意轻敌,才落得如此下场。
“程宇风,要杀便杀,何须废话?”
“哈哈哈哈~”程宇风顿时大笑了起来,他的脸,已经扭曲到如同野兽,对于一个杀手来说,能让目标死在自己蓄谋已久的计划里,那就是成功!
“寂风啊寂风,作为十大高手的你,想不到也有今日!”
然而,面对程宇风的冷嘲热讽,寂风不再听了,他放松了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肉,然后躺平身体,闭上眼睛,他好像是在静静地等着死亡的来临。
“嘿嘿嘿嘿,去死吧!”
只见一道黑影飞过,寂风的头就滚到了边上。
寂风,虽是江湖十大高手之一,却也是被魔派与邪派最憎恨的人之一,究其原因,首先是因为寂风出身正派神剑门,其次他对待邪魔两派做的很多事情,都不符江湖道义,比如,邪魔两派的妇孺老弱,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一定会斩草除根,也因此,在神剑门也有很多人反对他的做法,而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是罪有应得!
只不过,寂风有一个比他小二十多岁的弟弟,名叫寂然,对于其身世,江湖上也是众说纷纭,寂然自小就是武学奇才,十六岁时名动江湖,十八岁就已位列十大高手,还没到十七岁的时候,他便销声匿迹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就成了一个江湖谜团。
程宇风盯着早已死透的寂风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他的脸上一如既往,没有任何表情。
“快,就在前面!”
“护法就在那边,大家快点!”
“都小心点,寂风老头可不是好惹的!”
这个时候,传来了一阵嚷嚷声,看来是梦魇圣教的后援,程宇风没有多想,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大伙儿快过来,都快过来!”
“咦?这不是寂风老头吗?”
“他怎么身首异处了?难道是护法杀的?”
“我看不像!”
“这下麻烦大了!”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3:29:14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十六章 魔派阴谋
望乡谷的雨还没有停,红色之火也渐渐地退去,这被称为“血炎”的火,烧过之后,没有一点痕迹,这草还是这草,这树还是这树,枝繁叶茂,葱葱郁郁,一片美好光景。
“大伙儿都过来,我找到护法了!”
一声又惊又喜的呐喊声在林间回荡,前来支援的二十多人应声而动,全都围在厉还真躺着的地方。这见这里方圆两三里都有着一层稀薄的红色雾气,众人都没有人见过红色雾气,所以心里没底,没人敢靠近,莫非这红色的雾气就是传说中的毒雾?有个年轻点的弟子终于沉不住气了,他掏了一块黑布,蒙在了脸上。
“诸位稍候,我去一探究竟!”
这位弟子说完后,就径直若无其事地进到了红雾之中,其余人看着这位年轻的弟子,手心里捏了一把汗,可是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走到厉还真跟前,只见厉还真面色红润,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年轻的弟子轻轻地把手放到厉还真的鼻子前,他发现气息全无,瞬间吓得他脸色煞白。
“死了,他死了,护法他......”
就在他出声的那一刻,厉还真突然双眼睁开,他的瞳孔如雪一般鲜红,紧接着,数十里之广的血炎从地底爆射而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旷野,血炎内的所有活物都被燃尽,连灰都没有,而瞬间之后,血炎便消失了,只剩下一片寂静。
一个人影出现在厉还真不远处,正是程宇风,他目睹了一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魔教的魔功竟如此恐怖,如果真的与魔教翻脸,恐怕逍遥派要遭受灭顶之灾,这天外飞石不要也罢,程宇风静静地站了一会,便离开了
在夜游宫的旷野之上,有一个方圆里二里左右大石坑,但是坑里面空无一物,并没有传说中的天外飞石。
陨坑旁边,一满脸凶相的男子,转身对身后的一粗犷大汉说:
“这天外飞石落下之时,我就在此地,在它落地的一瞬间,却又凭空消失了,我实在是猜不透!”
“如今,江湖人皆知天外飞石在我们梦魇圣教,实际上,却非如此,天外飞石究竟在哪里,我们也无从得知!”
“厉还真身上的血炎炙天阵总算是起作用了,既可以杀敌,又可以伤己,这样不但可以改变现在的局面,还能查到天外飞石的下落!”
“梦魂兄真是高明!在下佩服!”
“影润兄不必如此,我们亲如兄弟,何必说见外的话,那厉还真,是常啸天之子,这次,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哈哈!”
“那我们何时动身?”
“别急,神剑门死的可是大名鼎鼎的青罡拳圣寂风,而厉还真只是昏迷不醒,于情于理,该着急的是他们神剑门才对!”
“梦魂兄说的是!”
“咱们分头行动,安排人手,等神剑门来了消息,就马上动身,这次,可就是逍遥派的灭门之时!”
“梦魂兄,那我就先去准备了”
两人说完便各自离去,只剩下一眼望不到边的黑石岩地,地上的石头映着月光,透着一丝冰冷。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3:34:25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十七章 风雨欲来
三月后,两波人马集结在逍遥派坠仙谷,神剑门以断情剑客温闵和避邪刀朱天铭为首,梦魇圣教以朱雀戟将厉影润和玄武斗士邪梦魂为首,除此之外,各有七八千名普通弟子随行,高手对决,普通弟子是插不上手的,只是对于这些江湖门派而言,普通弟子却是门派威望的象征,普通弟子越多,那么这个门派就越有影响力。
“温兄!”
“邪兄!”
人群之中,一个面容凶恶的大汉跟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打着招呼,正是梦魇圣教邪梦魂跟神剑门温闵。
“对于寂兄的事情,我真的很遗憾,温兄节哀啊!”
“寂风师叔跟随段盟主时间最久,深得段盟主信任,他是我们神剑门的功臣,没有他,哪能有今日的神剑门?当我们检查寂风师叔尸体的时候,他早已身首异处,其刀痕正是玄铁钺所为,而他浑身的烧伤,也是被逍遥派炽冰焰所伤,对方手法之残忍,令人发指!”
“这些事情我也有所耳闻,逍遥派一直摆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但暗地里却尽做些卑鄙无耻的事情,就连高手间的对决,都要耍点小伎俩,我们的护法厉还真就是中了凛魂花之毒,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我看别叫逍遥派了,改叫小人派吧!”
“邪兄所言极是,等我们等的人到了,我们就可以直捣逍遥城,灭了逍遥派!”
“等人?不知温兄在等谁?”
“寂然!”
邪梦魂听到这两个字,犹如晴天霹雳,寂然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论影响力,十大高手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正因为如此,寂风才被列入十大高手之内,只是这寂然在江湖上消失已久,就连神剑门也不知其所踪,怎么会突然要出现呢?
“寂然,如果有他来了,那逍遥派就必死无疑了,这次,全都仰仗贵派和寂然前辈了!”
一时间,邪梦魂心乱如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不知所措,但仍然老成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殊不知,这温闵也并非蠢钝之人,他知道邪梦魂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邪兄不必如此,这诛灭逍遥邪派的头等大功,我们神剑门怎能一派独贪呢?就算是为了给众兄弟一个交代,我们也一定要共进退!”
听这温闵这么一说,邪梦魂恨得是咬牙切齿,但也只能赔笑而已,知人知面不知心,也就是这样了而已。
逍遥城内,一如往昔飘着纷纷白雪,逍遥派不求名利,只求自保,过与世无争的日子,也正因为如此,逍遥派的弟子很少,甚至不及神剑门与梦魇圣教任意一派的五分之一,尽管如此,逍遥城内也是一番其乐融融的景象,有叫卖的小贩,有赏雪的妙龄女子,有玩耍的孩童,看起来,这里真的就像一个世外桃源,与世无争。
周轩翎是周无忌之女,也是温闵之妻,也是逍遥派的圣女,她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逍遥城内的高塔之上,目光望向远方。塔下,是**的程宇风,程宇风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周轩翎仍然以不变的姿势静静地站着,看着。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3:48:38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十八章 幽鬼长卿
逍遥城,昆仑宫。
一位面相温和的中年男子坐在靠左的檀木椅上,他低着头凝视着手中的茶杯,沉思着,他正是风刀堂堂主刀霸天。
“刀堂主!”
一名逍遥派弟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他扑到在地,直接喊了出来,可是刀霸天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没有一点反映。
“刀堂主,出事了!”
这个逍遥派弟子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了,起身推了刀霸天一把,刀霸天猛地起身举拳便打。
“刀堂主,是我啊!”
刀霸天瞪着呀瞅了半天,才松开手。在所有人的映象里,他一直是一个和蔼可亲受人尊重的人,今天这种反常的表现,实在是让人诧异。
“说,出什么事情了!”
“堂主,神剑门跟梦魇圣教集结在坠仙谷,想灭我们满门。”
听了这名弟子的话,刀霸天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他没说一句话,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弟子退下,这名弟子刚要走,刀霸天却说话了。
“召集人手,在最短时间内护送城内的百姓前往天阴冰窟,记着要快!”
“遵命,堂主!”
弟子离开之后,一男一女进了昆仑宫,坐在了右侧,正是周轩翎和程宇风。
“我想,你们两个已经知道了吧?”
刀霸天抿了一口茶,淡淡地问道。
“嗯,知道了,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周轩翎脸上很冷漠,看不出担忧,也看不出害怕,好像是没有心一样,而程宇风只是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刀霸天又看了他俩一眼。
“我们逍遥派,名微众寡,如今天外飞石已现,虽然没有掉落在坠仙谷,但是锻造神兵的秘典,却在我们这里,所以,此祸无法避免。眼下,神剑门与梦魇圣教双双联手,你们俩说说,我们该如何是好?”
周轩翎起身,走到大殿门口,眼睛望着遥远的天际,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或许,这就是命!既然躲不掉,那就只能一战了,但是,必须让众弟子随同百姓一起撤离,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
“不行!不只是弟子跟百姓,所有人,必须一起走,不能枉送性命!”一向沉默的程宇风终于开口了,刀霸天听他们俩说完之后,端着茶杯,沉默着,思索着。
“你们可记得为何我们逍遥派被称为邪派么?”
这个时候,没想到刀霸天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还没等周轩翎和程宇风回答,他又接着说了。
“不仅仅只是因为我们逍遥派特立独行,行事非同常人,还有一个原因,逍遥派是诸多小门派结盟而成的,其中有些门派,他们的功法秘术以邪恶诡异著称,这也是逍遥派被冠名邪派的另一个缘由,其中最有名气的,当属幽鬼门,而幽鬼门仅存的唯一弟子,便是陈长卿!”
“陈长卿?”
听到这里,程宇风惊呼一声。
“刀兄你是说城里药铺的陈长卿?”
“不错,正是他!”
“据我所知,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郎中,从他的行为举止来看,并非练武之人!”
“此人深藏不露,更何况他所练就的,不是一般的武功。”
“那他跟这次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请他出手,设招魂阵,唤鬼兵助阵,或许可保逍遥城太平!”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4:01:15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十九章 无妄之灾
听着刀霸天说了诸多有关陈长卿的事情,程宇风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对于陈长卿,别人不知道,可是他却记得之前威胁陈长卿寻找冰魄的事情,想到这里,也有些日子没见到他了。
“刀兄,要不要,我现在就去找他?”
对于刀霸天的话,程宇风还是半信半疑的,如果他真是个有手段的人,又怎么可能被自己所胁迫呢?
“你不必再去找他了,我已经找过了,他已经不在逍遥城了!”刀霸天的语气里有几分失落。这个结果,程宇风也猜到了几分,或许,陈长卿之所以离开,也是因为被他逼迫的吧,但是真正的缘由,只有陈长卿自己知道。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逍遥派弟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他浑身是血,已经看不清脸了。刀霸天猛地站了起来,扶住了他。
“说,怎么回事?”
“神......神剑门和魔教杀......杀到城门口了!”这名弟子已经伤得很重了,说起话来,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眼看是活不成了。
“来人,带下去给他疗伤,我们走!”话音刚落,就跑出来两名弟子将伤者抬了出去,刀霸天、程宇风还有周轩翎三人出了昆仑宫。
此时的逍遥城,四下无人,一片狼藉,只有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的尸体,除了护送百姓的数百名弟子,逍遥派的其余弟子全部战死,逍遥城已成了一座被死尸填充了的空城。刀霸天、程宇风和周轩翎三人,一步步跨过这些尸体,他们的每一步,都如此沉重。
今天,逍遥城的雪,下得比以往更大了,鲜红的血液还没来得及将雪融化,就被冰冷的寒气冻结了,而尸体,也将被这百年一遇的大雪所埋葬,以及所有罪孽!
“程宇风!你杀害我派长老寂风,此仇不报,我们神剑门何以立足?”
说话的正是神剑门断情剑客温闵,温闵旁边站着的正是梦魇圣教玄武斗士邪梦魂,而两人身后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
“梦魇圣教教主厉我行义子厉还真被你们逍遥派炽冰焰所伤,这恐怕也跟你脱不了干系吧?”
程宇风只是静静听着,没有说一句话,这个时候,周轩翎忍不住了。
“寂风与厉还真是不是被程师兄所伤你们也只是一面之词,而你们却伤我们如此多的弟子,想将我们逍遥派在江湖中除名,其野心可见一斑,就算是你们过得去,我们也无法容忍,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轩儿!”这个时候,温闵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便喊了周轩翎一声。
“住口!轩儿也是你叫的吗?狼子野心,没有良心的东西!”
“你!你!你这个泼妇!”这温闵也是恼羞成怒,他转身对邪梦魂说道:
“邪兄,事已至此,也无需废话了,我们直接杀上去,今天就是逍遥派的灭门之日!”
“温兄说的在理!”
邪梦魂转身,对身后弟子大声道:
“众兄弟们,逍遥派打上我派护法厉还真,杀死神剑门长老寂风,实在是无恶不作,天理难容,今天我们就要替天行道,灭了逍遥派!”
话毕,整个人群便沸腾了起来,有交头接耳的,也大声欢呼的,也有摩拳擦掌的,殊不知,死亡正在等着他们。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4:13:11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二十章 盐地之下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一天,也许两天,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世界里,时间也变得毫无意义。
“陈爷爷,陈爷爷,快醒醒!”
这是嫣儿的声音,对于嫣儿,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与来历,她就像一个谜,就这么突兀地出现了在众人的面前。
“咳咳咳咳,是嫣......嫣......儿啊,你......你没事吧?”
虽然陈长卿对嫣儿心存芥蒂,但是仍然得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嫣儿,小鞋子和轩儿呢?”
嫣儿只是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陈长卿回头一看,轩儿静静地躺在那里,但是小鞋子却已无踪影。陈长卿起身,他发现这里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空间,虽然是地下,但是头顶却有光照射进来,细看才发现,原来是有无数块晶石构建成的一个通道,利用镜面反射来采光的,根据目前光线强弱程度来看,现在应该是晚上。
“陈爷爷,我们这是在哪里?”
陈长卿回头一看,原来是轩儿醒了,他仔细观察了下,轩儿跟自己身上都有多处擦伤,而且衣服也是湿漉漉的,只有嫣儿,没有一处伤口,而且衣服也是干的,这让他对嫣儿的芥蒂之心又多了几分。
“轩儿,你没事吧?”
“好痛!”轩儿想起身,却碰到了胳膊上的伤口。
“陈爷爷我没事,就是胳膊上的伤口有点痛!”
陈长卿走到轩儿身前,然后从身上摸出了一个青瓷小瓶子,一边帮轩儿上药,一边说着。
“我们现在应该是在那块望乡树林之下,远离地面有多远我也不知道,应该很远很远了!”
“咦,小鞋子呢?”
“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等伤口好点了,我们去找找!”
“嗯!”
嫣儿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然后用一种诧异的神情看着陈长卿和轩儿,好像她从未见过这种场景。
陈长卿给轩儿上完药之后便生了火,周围一下子也就亮堂了起来,只是这火苗在这漆黑的空间里,却显得如此渺小微弱。陈长卿、轩儿和嫣儿三个人围着火堆坐在一起。借着火光,陈长卿看到这地上厚厚的一层苔藓,可见这里很潮湿,附近应该有水。他又用手把这层苔藓使劲儿刨开,露出了平整光滑的石面,他又继续刨,刨了一片又一片,只见苔藓之下竟然是一块大约长五丈宽三丈青色巨型石块,而这附近所有的地面全是由这种石块铺就而成的。看来这里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工建成的,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开凿了如此巨大的工程,恐怕是没有人知道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沉闷的低吼声从远处传来,开始是一声,两声,这低吼声不一会儿便;连成了一片,将陈长卿三人围在了中间,由于光线太暗,而火堆上的光又照不到那么远,所以,究竟是什么,没有人看见。幸好,这群未知的生物一直没有靠近他们,陈长卿猜测,可能是因为怕火吧,于是他又捡了一些望乡树的断枝将火生得更旺了,他打算等天亮,等出太阳了,就能看见了,到时候再做打算。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4:27:04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二十一章 人首火鳄
黑暗,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蕴藏了无尽危险的未知,而人对黑暗的恐惧,既是本能反映,也来自与祖先对黑夜恐惧的遗传。
黑暗里,三个人影在火光的映衬下影影绰绰,火焰在跳,影子也在跳,时而拉长,时而缩短,犹如鬼影。陈长卿三人虽然围着火堆坐着,但是身后那一阵阵的低吼声,让他们觉得背后发凉。
“陈爷爷,你听,声音是不是越来越靠近了?”
这三个人里面,就属她胆子最小了,她不由得向陈长卿跟前靠了靠,而嫣儿仍然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边上,没有丝毫惧怕之色,她扭过头,望着未知的黑暗,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陈长卿瞥了一眼嫣儿,然后侧着耳朵仔细听周围的声响。
“咦?这声音不对啊!”
“陈爷爷你别吓我,哪里不对了?”
“你仔细听!”
说着,轩儿也侧着头眨巴着大眼睛仔细听着,而一旁的嫣儿,仍然一动不动,隐约看到她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陈爷爷,这到底是什么声音,沙沙~沙沙~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动!”
“给,拿着这个,天应该很快就亮了,等出太阳了就知道了!”
说着,陈长卿拿出了一把短刀递给了轩儿,没有傀儡的轩儿,也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而身侧的低吼声与沙沙声,就像是生长在骨头里的蛀虫,一点点地蚕食着人的神经,陈长卿一边往火上加着柴禾,一边听着周围的动静,就这样过了两个时辰。
早上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这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这鬼斧神功的精巧布置,境晶石的反射,整个空间顿时亮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太晃眼,已经睡着的轩儿和嫣儿也醒了,轩儿望着这光亮喜笑颜开,而嫣儿却露出了几分惧色。
“你们看!”
陈长卿指了指前面,只见四周通红一片,细看之下,原来是成千上万只鳄鱼,只是这鳄鱼不是普通的鳄鱼,他们有着火红色的身体,却长着人头,只是这人头比普通人大三到四倍,或许是因为他们的颚骨跟蛇一样可以分开,所以他们的嘴巴可以张开很大,远远就能看到他们嘴里跟针一样的尖牙,满满地布了好几排!
看到这一幕,轩儿尖叫一声退了好几步,虽然轩儿也见过千奇百怪的各种怪物,但是这人首鳄鱼,确实是吓到了,对她来说,不是长得太可怕,而是太恶心!
这人首鳄鱼的身体上密密麻麻地有很多指头粗细的洞,有粘稠的黄色液体流出,时不时会有蜈蚣一样的虫子从洞里进出,而陈长卿等人听到的沙沙声,正是这个,低吼声正是这些人首鳄鱼发出的。
“陈爷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轩儿说话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或许姑娘家都比较怕这些吧,但是嫣儿呢,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眼前的怪物,然后望着头顶射下来的阳光开始发呆了。轩儿没有在意,而陈长卿此时更加觉得轩儿可疑了!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4:35:10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二十二章 迷镜之湖
望乡谷的最中央,终日迷雾缭绕,就像一层可以与整个世界隔离的薄纱,虽然薄,却无法看破,时至今日,还没有人能到达这里,出了这迷雾之外,更有各种鲜为人知的异兽出没。晨曦初至,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穿过这雾气,落到了一湾澄澈的湖泊里,这湖泊并大,只不过方圆四五里,在阳光下,湖水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或橙或赤,或蓝或紫,传说中,这湾湖泊叫做迷镜之湖。
迷镜之湖虽然看起来并不大,实则别有洞天,它整体呈“瓶”状,湖底却如同一片汪洋,浩渺无际,在湖底,错落有致地排列着大大小小的无数晶石,有的相互衔接,有的相对而列,也有的平铺相对,照射进湖底的阳光,经晶石的一次又一次的反射,一直通向湖底深处,如果迷镜之湖有边,那么它却是无底的。
阳光通过晶石通道,一直照射到地底,眼前的一切便亮了起来。陈长卿发现,他们几人正站在一座半人高的八角形青石台之上,而他们整夜来来回回都在这石台之上徘徊,石台中央有一座黑石雕像,从雕像的身体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女性,只是她没有脖子,也没有头,取而代之的是四十九条蛇,蛇的身体相互纠缠着,充当了他的脖子,蛇的头向各个方向伸展着,吐着信子。
“陈爷爷,看到这个石像,我怎么浑身不舒服呢?”
“正是因为这石像,这周围的人首鳄鱼才没敢靠前!”
就在陈长卿说话的时候,嫣儿伸出手摸了一下黑石像,然后整个青石台开始剧烈地晃动了起来,紧接着,石台开始缓缓旋转了起来。
“你们看,这青石台是由两层青石砌成的,只有上面这层在动!”
“陈爷爷,看脚下!”
听到轩儿喊了一声,陈长卿低头一看,脚下八角形小的青石块有序地围着石像移动,就好像沙场上的将士在布阵一般。
“不好,快下去!”
陈长卿大吼一声,扯了轩儿便顺着台阶往下跑,轩儿刚迈出一步,便看到了望着石像发呆的嫣儿。
“嫣儿!陈爷爷你先走!”
轩儿挣脱开长卿的手,一把拽过嫣儿的直接跳了下去。
就在他们下了青石台的一瞬间,成千上万只人首鳄鱼便向这三人猛扑过来,陈长卿见势不妙,伸手便撒出一把红色粉末,正好围着散人画了一个圈儿,这红色粉末轰得一声爆出丈高的白色火焰,人首鳄鱼瞬间被逼退了好几步。
陈长卿额头渗出了几滴汗珠,他紧锁双眉,吩咐轩儿和嫣儿不要离开这个圈子,然后闭上双眼,地盘膝而坐,轩儿不知道陈长卿想干什么,她想问却又不敢问,看着周围这些恶心的怪物,她只想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让她不可思议的一幕,几只在嫣儿面前龇牙咧嘴的人首鳄鱼只要她冷冷地看一眼,那几只人首鳄鱼就像受到惊吓了一般便逃命似的躲在了后面,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嫣儿你?”
“轩儿姐姐怎么啦?没事的,我们要相信陈爷爷!”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4:45:38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二十三章赤鬼离魂
红色的雾气里,是轩儿又惊又奇的目光,她怎么也无法相信,看起来跟小鞋子年龄相差无几的嫣儿,竟然会有如此举动。
“轩儿姐姐,别怕,有陈爷爷在呢!”
嫣儿好像是看出了轩儿的担忧,所以就开始安慰起了她。
听到嫣儿又这样说,轩儿就开始想,或许,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或许那些怪物只是怕这红色的雾气跟白光,这样想想,她也就释怀了。
此时陈长卿盘膝而作,轩儿听到从陈长卿的身体里传出一阵怪异的低语,可是他的嘴根本没有动,而且这声音也不是陈长卿的声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红雾更加浓了,低语声也更急促了,只听“嗡”的一声,一大片如同蜻蜓一样的生物从地下的红圈里冒了出来,他们有蜻蜓一样的翅膀,却长着人一样的身体,不同的是他的头,活生生的就是一只饿鬼,这一阵阵的低语声就是他们发出的,好像是在相互商量着什么,又好像是诡异的咒语。
“呼~”
陈长卿睁开了眼睛,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轩儿赶忙把他扶了起来。
“陈爷爷,你没事吧!”
“我没事,好了,这下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安全了!”
“陈爷爷,这些是什么东西?看上去很恐怖的样子!”
“它们叫赤鬼精,是徘徊于人间与阴间的精灵,以活物的魂魄为食,善蛊惑人心,如果有人痴呆冥顽,就是因为被他们吃了魂魄,乱了心智。多年以前,江湖上曾有个叫幽鬼门的门派,这个门派弟子稀少,同时又神出鬼没,是一个非常古老却又不为人知的小门派,但终究还是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而逍遥城,曾是他们生活的地方,不同的是,他们是生活在地底之下的一个种族。”
当轩儿听到陈长卿锁提到了幽鬼门,她一下子就来了兴致,或许这幽鬼门,跟她的身世有关,顺着这条线索也许可以知道一些自己父母的事情。
陈长卿看了轩儿一眼,又接着说道:
“我刚刚画的这个圈儿,名叫赤鬼离魂阵,看似简单,实则繁杂至极,我一两句话也不能够说清楚,我只能说,这些赤鬼精,只能通过这个阵来唤出他们并操控他们,一旦此阵有损,那么这些赤鬼精也会瞬间消失,毕竟他们是精怪,并无实体,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放眼望去,只见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地一大片赤鬼精涌向了人首鳄鱼之中,或许是这嗡嗡声让这些鳄鱼变得烦躁了,他们又是嘴咬又是抓撕,当碰到这些赤鬼精的时候就想穿过了一阵风,而这些赤鬼精看到这种情景,反而发出了“嘎嘎”的尖笑声,然后钻进人首鳄鱼的脑袋里,消失了,瞬间,这群人首鳄鱼就如同得了老年痴呆症一般,眼神呆滞,然后左瞅瞅西瞧瞧,最后就在原地打转,由最初的凶狠样子变成了现在的痴傻鳄鱼。
“哈哈,那看那两只,竟然在相互咬彼此的尾巴,好傻啊!”
轩儿看到这般场景,竟然乐开花了,而嫣儿只是冷冷地瞅了一眼后,便径自坐下闭目养神了,陈长卿注意到了这点,但是没说什么,陈长卿想,一定是嫣儿见过这种场景,所以才能如此冷静,本来孩子的好奇心是最强的,而她却表现得若无其事,这其中又有什么缘由呢?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4:56:49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二十四章 神秘红炎
一个看似简单的赤鬼离魂阵,就让这成千上万只的人首凶鳄变得如小猫般乖巧听话,就在陈长卿等人放下戒备的时候,身后的青石台发出的“隆隆声”越来越大,众人不禁回头一看,只见这青石台是由无数块小的八角形青石块拼接而成的,而这些小的八角形青石块,却由着各种形状的碎石块拼接起来的,这些大大小小的石块不断地自行移动着,然后好像有灵性一般自由组合着。
“轩儿,这可是幽洞族的傀儡之术吗?”
看来陈长卿对眼前这一切也是一无所知,他不由得想起了幽洞族的傀儡之术,索性便问起轩儿了。
“陈爷爷,这并非幽洞族的傀儡之术,如果这些是傀儡,那这每一块青石都是一个傀儡,幽洞族的傀儡之术做不到这样!”
对于轩儿的回答,陈长卿早就料到了,但是还是不甘心地问了她一句,只见这由无数碎石组成的青石台,没多大一会功夫,便组成了一个两抱粗细,三丈多高的青石塔,青石塔正中央,是一朵硕大的青石蔷薇,而蔷薇的正中心,正是那尊黑石雕像。
“陈爷爷,雕像脖子上的那条蛇动了一下!”
陈长卿顺着轩儿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并发现异常。由于原本地面上的青石台升到了空中,所以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呼~”
一股热浪从坑洞里涌了上来,陈长卿大叫不好,但是为时已晚,这阵热风不偏不倚,正好将陈长卿的赤鬼离魂阵吹散了,只一呼一吸之间,红雾与赤鬼精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些人首凶鳄如同醒酒的醉汉,眼神迷离,看不出是累了 还是还是已经少了三魂七魄,故而变得呆傻,当他们看到那座青石高塔的时候,突然就惊叫起来,还用一种无法听懂的语言交流着什么,然后就四散而逃了。
“你们两个,千万不要靠近!”
看着逃离的人首凶鳄,陈长卿若有所思,然后嘱咐了轩儿和嫣儿一句,自己却一步步地向着巨坑靠近,他每往前挪动一步,温度也就越高一分,在就要接近巨坑边缘的时候,一声嘶鸣声从下面传了上来,只听轰的一声,一股与青石塔差不多粗细的淡红色火焰从巨坑里面窜了出来,然后像蛇一样缠着青石塔盘旋而上,一直攀到了青石蔷薇上,与此同时,整个青石塔,青石蔷薇以及黑石雕像,都燃起了淡红色的火焰,而且势头越来越旺。
“这到底是什么?”
本来想去一探究竟的陈长卿看到这一幕,心里就开始打鼓了,他胆怯了,不敢再往前走了,可是他又不想在这两个孩子跟前丢人,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陈长卿此时非常后悔那会不该逞英雄的。
“呼~呼~”
一阵嘶鸣过后,又有两股淡红色火焰攀着青石塔爬了上去,而且这火势一次比一次大,青石塔之上的石像与蔷薇花也愈加夺目,透着火焰,陈长卿看到外面一层层的青石开始一点一点剥落,原来,这个青石塔还有蔷薇花以及黑石雕像,并不是真的石头,而是在外面裹了一层石头,那岩石之下到底是什么呢?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5:28:19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二十五章 火鳞蛟女
虺五百年为蛟,蛟千年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
淡红色的火光里,一片片青石块纷纷剥落,直至整座青石塔轰然倒塌,露出了一条条大腿粗细如寒冰一样透明的冰链,周围绕着一阵阵寒气。陈长卿端详了一会,发现这冰链从坑洞深处一直通往黑石雕脚下的青石蔷薇。此时,那青石的蔷薇也在慢慢的裂开,散发着一丝丝冰冷彻骨的寒气。
“呼~”
又一股淡红色的火光从坑洞里爆射向青石蔷薇,只听“嘎嘣”一声,青石蔷薇裂开了,露出了一朵冰蔷薇,只是这蔷薇里面,竟然有很多白色的小蛇,这些白色小蛇好像是被冰封在冰蔷薇的花瓣里一样,组成了各种各样的诡异字符。虽然陈长卿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总是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劲。
“轩儿,嫣儿,我们得赶快找到出口,早点离开这里!”
轩儿应了一声,只有嫣儿痴痴地望着那冰蔷薇与黑石雕像发呆。轩儿见嫣儿还是在发呆,便又喊了一声,可是嫣儿仍是一动不动,就好像已经陷入了回忆里,对眼前的一切一无所知一样,轩儿又喊了两声,还是没有任何反映,她这下急了,可是不管是怎么喊怎么拽,嫣儿都没有一点反映。
“陈爷爷你快来看看,看看嫣儿到底是怎么了!”
陈长卿愣了一下,随即回身一把把嫣儿抱了起来,他想,这丫头究竟是什么来历还没弄清楚呢,可不能死在这,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束束红光从黑石雕像的裂缝里射了出去,紧接着,裹在外面的黑石也一层层剥落。陈长卿用手遮着光勉强看到红光之内的黑影,以及那缠得密密麻麻的冰链。
“幽兰?是你吗?”
就在三人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空中回荡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惊得陈长卿背后直冒冷汗。不知道她所说的幽兰,可是幽鬼门所崇敬的鬼谷幽兰么?陈长卿觉得,现在想走,估计也走不了了,他将抱在怀里的嫣儿放了下来,无意中他看到了嫣儿此时嘴上挂着诡异的笑,但是他没功夫管,此时找“幽兰”的那位才是惹不起的主儿。
陈长卿顺着冰链往上瞧,只见在一层层冰链的束缚下,有一个赤发红眼的女子。
“在下陈长卿,无意中来到了这里,若有打搅,还望多多包涵,请问您是?”
“幽兰,是不是你?”
这女子并不搭理陈长卿,只是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话。
“你是?我好像认识你”
就在这个时候,嫣儿竟然开口说话了。
“你是......你是......火鱗蛟钟离月!幽兰已经死了!”
火鱗蛟?钟离月?这些都是什么?火鱗蛟是蛟龙吗?难道就是被冰链所绑缚的这个女子?而幽兰,实际上只是幽鬼门所崇拜的一个非神非魔 一个妖怪,只是幽鬼门可以利用绝密的手法制造出幽兰显圣的情景,这个幽兰真的存在吗?那她到底是谁呢?这一团团疑问在陈长卿的脑子里纠缠交错着,突然,他觉得,在这苍茫天地之间,人应该是最无知的吧。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5:34:12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第二十六章 逆天之命
天地初分,万物乃生,阳为人间,阴为幽冥。而忘川河,就是阴阳两界的界河,这个时候,没有遍地的彼岸花,也没有四处飘荡的游魂,也没有孟婆,也没有奈何桥,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淙淙的流水声,以及河边上孤零零的一朵素心兰。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了,对于一株花来说,对于时间并没有概念,也许是几百年,也许是几千年或者几万年,她只知道,很久很久以后,忘川河边上,开满了通红的花,样子很美很美,印着血黄色的河水,仿佛忘川河也燃起了火。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便有了过河的人,也有了送汤喝的孟婆婆,喝了她的汤,便可以过河,若不喝,只得跳下忘川河,而忘川河的水,有一种可以腐蚀一切的毒,也许正因为生长在忘川河边上,所以素心兰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毒。
“幽兰已经死了?我不信!”
原本一脸平静的钟离月突然变得焦躁起来,随之,她红色的头发上,眉毛上,也一跳一跳地冒起火来。
“你骗我!忘川之水都不能伤她分毫,她怎么可能会死?”
“我真的想不起来,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才想起你是谁,当你问到幽兰的时候,我才会想起幽兰,我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才能想起一些事情。”
“那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跟幽兰长得一模一样,甚至有幽兰的味道?”
“这个,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陈长卿和轩儿在一旁瞪大眼睛听着这二人的对话,他们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会在天上飞的猪一样不可思议。
或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钟离月身上的淡红色的火势更加猛烈了,当这些火焰碰到冰链时,便有白色的龙形火焰从铁链上飞腾而出,然后缠绕在绕着钟离月身体的冰链上向冰蔷薇吐着蓝色的火焰,紧接着,冰蔷薇花瓣里的小蛇就开始动力起来,密密麻麻地一条接一条地从钟离月的眼耳口鼻等地方钻了进去,陈长卿远远看着,都可以看到钟离月脸上的皮肤下面有小蛇游走凸起的痕迹,而轩儿更是倒吸一口凉气,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简直太折磨人了。
火热的血液从钟离月的皮肤里渗了出来,但是眨眼之间,又被蒸发了,而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只是静静地看向远方。
两个时辰之后,一切终于归于平静了,也许是因为眼神太过恍惚,此时的钟离月看上去更加憔悴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钟离月低着头淡淡地看了陈长卿一眼,她本来火红的眼神似乎变得没有光了,她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开口说话了。
“虺,生于水,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而我,生于雷火,乃逆天之命,要么死,要么被永世囚禁!”
“爷爷,这个人好奇怪,她是谁啊?”
这个时候,嫣儿又开孔说话了,而此时的她突然不认识钟离月了,也不知道彼岸花,甚至连她自己刚刚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未完待续….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2 15:45:43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无邪》(武侠+玄幻连载小说)第二卷 逍遥之乱
终章 南柯一梦
陈长卿和轩儿,此时对嫣儿都充满了好奇,这个小丫头,就像是一个猜不透的谜。
“你们不要再猜测了,她就是幽兰,但也不是幽兰,殊不知,她对你们来说不但是一个谜,千万年来,在这天地之间,还没有人知道她是谁!”
钟离月好像早看破陈长卿跟轩儿的心思了,只是当这二人听了她的话之后,更加糊涂了,他们现在甚至都开始怀疑这嫣儿还是不是人?
“你们触动了伏龙阵,已经惊动了那些守阵的恶鬼了,快走吧!顺着东方这条甬道,便能走出去!”
“那就此别过!”
陈长卿拱了拱手正要带着嫣儿和轩儿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折了回来。
“钟姑娘,不知你可曾见到一个年纪跟嫣儿差不多大小的小男孩?”
“小男孩?我当然见过!”
“什么时候?在哪里见的?”
“就在刚刚,嫣儿回忆起一些事情的时候,他就站在你身后!”
“站在我身后?这绝对不可能!他要是站在我身后,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别说他站在你身后了,就是他站在你身前,你也未必知道!”
“此话怎讲?”
“他只是一缕残魂而已。”
听了钟离月的话,陈长卿默不作声,便带着轩儿与嫣儿二人离开了,看着这三人离开的背影,钟离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陈长卿沿着钟离月所指的的甬道走了两三个时辰都没有走到尽头,他不禁开始怀疑钟离月的话了,难道她在故意骗他吗?但是随即他又苦笑了一下觉得这不可能。
这个甬道,可谓比夜还要黑,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听到三个人的喘息声和心跳声,无声的黑暗和压抑就像一把正在执行凌迟的利刀一般,让三人苦不堪言。
就在这个时候,陈长卿突然听不到轩儿和嫣儿的呼吸声了,他左瞅瞅,右看看,只能看见一片漆黑,他又大声喊嫣儿和轩儿的名字,可能只能听到一层层的回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长卿不禁想,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还是撞到鬼打墙了,怎么活生生的两个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爷爷!”
“爷爷我在这里!”
“爷爷爷爷!”
陈长卿正犯着迷糊,就传来了这一阵轻唤声,这声音诡异而又飘渺,他听得出来,这是小鞋子的声音,陈长卿没觉得亲切,反而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紧接着,这轻唤声此起彼伏,忽左忽右,忽前忽后,这还没完,每个方向有声音发出后,就会有一双发着白光的眼睛出现,然后又随着声音消失,没一会儿功夫,陈长卿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这该如何是好?
“爷爷,爷爷你快醒醒!”
突然有人拽着陈长卿的胳膊猛摇了起来,陈长卿猛地从床上做了起来,睁开眼一开,原来是自己的小孙子。
“爷爷,云姐回来了!”
“回来了?”
“是啊,她还带了好多新鲜玩意儿呢,咱们去看看吧!”
说着,陈长卿的孙子便拽着他出了门,恍惚之间,他又记起了他刚做的那个梦,好像是他早已忘却了的往事。

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市场合作  |   隐私条款  |   Archiver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哈尔滨百姓网   广告服务/联系:QQ:3253731053  投诉举报QQ:1544403454  网站技术顾问: 哈尔滨信城网    

免责声明:信城网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信城生活网立场 本站禁止色情,政治,反动等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

信息产业部备案: 黑ICP备12004849号 ICP许可证:黑B2-20130004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黑网文〔2017〕10238-096号 网监号:230050220130006 网络游戏出版号:[2014] 1087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