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甜食爱美丽

十二之天幻想篇 第一章 萱夜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30 08:16:41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三十五章 黑炎
即使过了千年,万年,也不会有人了解。
凛冽的寒风夹着雪花灌进了冰火神殿,然而殿内的人已浑然不觉,他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悬空中犹如蛛网一般的火红的铁链,还有被铁链捆缚了的非月。非月周身都燃烧着红火的烈焰,隔着火光一眼望去,她的身形隐隐绰绰,竟有几分迷离。
冰火神殿内,此时几乎容纳了幽雪原五族的所有人,即使如此,整个大殿也显得有几分空旷,火红的烈焰和铁链,不能让人觉得温暖,反而衍生出了一种由内而外的寒冷。
亡语静静地站在祭坛上,他神情冷漠,用看死人一样的眼光看着被铁链束缚在空中的非月,他心想,我再也不会理会你就究竟是何许人也,冒犯幽雪原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能死在我亡语的手里,你应该觉得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寒天知道非月是应苍泽所求,前来搭救寒曦的,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如此结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儿就要受到五火焚身之刑而灰飞烟灭了,寒天顿时心痛难忍,难道他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在自己面前而无动于衷吗?但是,如果自己出手了,凭一人之力能抵得过四族吗?无奈与犹豫,挣扎与悔恨,各种情感袭上寒天的心头,让他痛不欲生。
“砰!”
一声心跳。
“砰!”
又是一声,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紧紧盯着半空中的非月,因为这心跳声就是从她那里发出的。亡语也是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按照他以往的经验来看,凡是中了锁魂这招的人,都会被离魂铁索燃尽灵魂,而这个女人,非但没死,反而发出了如此怪异的心跳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如此有力,震颤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有黑色的火焰慢慢地钻出了铁链的缝隙,而铁链也被一点点地融化,最后化为灰尘,消散在冰冷的空气里。而黑色火焰却越来越旺盛,一点点爬上了非月的肩膀,爬上了她的脸颊和头顶,直到将非月整个人都裹了起来,而亡语的离魂铁锁,早已经变成正在空中游荡的飞尘。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真会这样,谁能告诉我怎么会这样!”
当亡语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满脸的不可思议,他所见到的,早已经超出的他的认知,因为在这冗长的岁月里,他的离魂铁锁是坚不可摧的,是无敌般的存在,而如今,却这么轻易地被摧毁了。
“啊~好困啊,谁那么吵啊,害得老娘睡个觉都不睡不好!”
就在所有人震惊不已的时候,非月打了个哈欠,然后懒洋洋地骂着,而当亡语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只觉得头皮发麻。
“你,到底是谁!”
亡语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他开始后悔不该冒昧地出手,而如今,悔之晚矣。
“我不都说了吗?就算我告诉你们我是谁,你们也还是不知道,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告诉你了。而且我也说了,让我带那个丫头走,大家相安无事,否则,这里将是你们所有人的坟墓!”
当非月说到最后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那凛冽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31 08:32:06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三十六章 湘月
我笑着,并不意味着我快乐。
在苍穹城红楼街上,有一家酒楼,名曰“醉梦楼”,取醉生梦死之意,而醉梦楼也是楼如其名,只要踏上红楼街,这醉梦楼里的酒香几里之外就能闻得到,让人顿生迷醉之感。这醉梦楼不但酒美,老板娘湘月更美,有人是为了醉梦楼的酒而来,而有的人则是为了老板娘湘月而来。
湘月,谜一样的女子,她的脸上总是挂着妩媚的笑,不管遇到了无礼的酒鬼,还是狗仗人势的恶霸,她总是面不改色地从容应对,所有的不顺,在她的软言细语和妩媚的笑容下都会化为虚无,或许,这也是醉梦楼能成为红楼街第一楼的原因吧。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进了醉梦楼,就能看到湘月,似乎很少有人看到她离开这里,但是没有人会留意,在意酒的人,有酒了自然会满足,而想看到她的人,看到她了自然也不会多想。
然而,就在这些天,湘月突然消失了,来醉梦楼的常客就问店里的伙计和小二,小二和伙计都说,可能老板娘有事外出了,至于去了哪里,他们也不知道。
云亭山。
看了太久繁华喧嚣,在纸醉金迷的日子里沉溺太久,湘月觉得这云亭山的景色很美,宁静而优雅,她不用刻意地去微笑,也不用刻意地掩饰。一阵风拂过,撩起了她的长发,恍然间,湘月露出了几分哀伤的神情,跟平日里的她竟然判若两人,究竟是为何?她又有着什么样的过往?
碎石小道上湘月的长裙拂过,却不沾惹半点尘土,山路蜿蜒盘旋,缓缓上升,站在悬崖边上,就好像可以够得着天际的云朵,那棵歪着脑袋的老树,也承载着往昔的回忆,只是,物是人非,空惹伤感。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望云门的山门,这里,比记忆中变了好多,多年以前,这里是一片开阔的空地,她和他在这里种了很多桃树,桃花开的时候,她弹琴,他舞剑,累了,便热上一壶酒,然后用彼此的海誓山盟下酒,一饮而尽,可是,如今再回首这些往事,才会看得无比清晰,经历了才会明白,然而为时已晚,所以才会有悔恨,有遗憾。
“你来了。”
正沉浸在回忆里的被这突兀的一声问候打断了,原来是白玉子。
“嗯,很久没有回来了,所以便来看看。”
“这里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你何时回来都可以。”
“流年已尽,物是人非,看与不看,又有什么分别?”
看到湘月如此落寞的样子,白玉子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她知道她的过往,也知道自己曾给她的伤害,所以白玉子心有愧疚,但是湘月却什么都不会说,更没有怨恨,她只是静静地离开,然后消失在这曾经属于她的地方。
白玉子已经记不起湘月有多少年没有回来了,凭着女人的直觉,她预感,湘月这次回来,肯定有什么事情,她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然后静候着一场暴风雨。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9-1 08:44:48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三十七章 沧染
久居深海,看不到你在哪里散着光。
冰火神殿内,黑炎与红色的火焰交织,蔓延,撕咬,最后只剩下幽深的黑炎冷冷地跳动着,亡语的眼睛里,起初是期盼,随后又变成惊异,而现在只有呆滞和绝望,虽然他并没有使出全力,但是等这试探性的戏份结束之后,亡语就明白,他根本不是这个神秘女子的对手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亡语心里完全没了谱。
祭台之下,是五族族人,站在最前面的全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除了释灵族幽蓝之外,其他四族族长都在场。不知道是因为自知不是非月的对手,还是故作高冷,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着,好像这是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这位朋友,恕我冒昧。我是瀚海族沧染,在我的印象里,我与阁下应该是素不相识,我也不知道其他人是否跟你有什么样的恩怨,不管究竟是什么样的因由,我还希望你能说出来。”
说话的这个年轻男子,是瀚海族的族长,沧染。
沧染虽然向来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但却是一个正直的人,也是一个宽容的人,对于瀚海族的人来说,或许宽容是他们的天性吧,但是也并非所有的瀚海人都会宽容,就拿沧染来说,若逾越了他的底线,那么休想在他那里寻觅宽容,也许,越是正直的人,越有原则,若坏了这个原则,则后果不堪设想。
非月悬浮在空中,身体被黑色的火焰笼罩着,看不到她的表情。他瞥了一眼说话的人,是一位白发蓝眼的男子,穿了一身黑色的鳞甲,他目光澄澈,却写满了真诚与坚定。不知为何,非月心里竟然微微一动,身上的黑炎也淡了几分,但是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后这黑炎竟然更盛了,非月沉默着一语不发,整个神殿内寂静万分,只能听见轻缓不一的呼吸声。
“沧染?”
也许非月是在考虑什么事情,当她轻轻地嘀咕出了这个名字,所有人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正是在下。”
而沧染却面不改色,用真诚的眼光期待着非月的回答。
“沧月是你什么人?”
而非月的回答却让沧染出乎预料,因为沧月正是沧染的父亲。
“你认识家父?”
沧染的父亲沧月而早在千年之前就过世了,而眼前这个女子竟然认得他,这可以说明这女子至少有千年以上的修为,并非几百年的小喽啰,然而,沧染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认识自己的父亲呢。
“原来,死了啊。”
沉默片刻之后,非月自言自语地说了这么一句,她觉得只有自己听见了,可是,神殿内的每一个人都听见了,而沧染由此判断,这位女子跟自己的父亲,肯定有发生过什么,那么,是不是可以借着父亲的威名,停息了这场无谓的争斗呢?然而事实并非所想。
“既然你是沧月之后,那么我就更留不得你了,你只有死路一条。”
这会一出,就连沉稳的沧染也有几分慌了,他开始回想,到底自己说了什么?

0

主题

0

听众

9

积分

小朋友

Rank: 1

发表于 2016-9-2 08:36:31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三十八章 子桑
这个世界不大,就是一座山一条河而已。
四境之地,由于地形颇为复杂,所以有很多地方是没有人去过的,在这片大地上究竟埋藏了多少秘密,没有人知道。或许,只是因为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只在乎关乎自己的一切,那些不切实际和不着边际的人和事,遥远得就像是一个传说,一如已经被岁月遗忘的巫族。
关于巫族,四境之人对它了解的并不多,一是因为巫族一般都隐居在深山,二是人口稀少。
有人说,巫族是异族入侵遗留下的后代,但是这种说法究竟是不是真的,没有人确信,谁会去相信一个无法考证的假想呢?
巫族聚集于南境之西,就连位于南境边缘的羽族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如此隐秘的一个族群,幽雪原雪狼族的寒曦又是如何习得巫族的控尸之术呢?
数百年前,月狼族与雪狼族两族族长为了化解遗留的恩怨,便立了苍牙与寒曦的婚约,可苍牙却偶遇冥歌,弃婚约不顾,两人一同南下,寒曦得知后,也动身南下,想找苍牙问个明白。可南境这么大的地方,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虽然是妖,但是半个多月不吃不喝不睡,再加上忧郁成疾,寒曦便昏死在半途中,之后被一巫族女子所救,这女子便是子桑。
寒曦并不认识子桑,但却认识小梨,而子桑正是小梨同父异母的妹妹,而子桑对于小梨也不了解,她也只是偶尔听别人提起这个人,虽然是血亲,但是跟陌生人无异。
子桑跟小梨的性格可谓天壤之别,小梨是温柔似水的那种,而子桑却是古灵精怪的那种,经她的精心照料,没几天寒曦就醒了,这也跟她狼妖的体质有很大关系,只是,习惯了冰天雪地的雪狼,是受不了南境这湿热的天气的。
“呃......头好痛!”
迷迷糊糊地寒曦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她两手抱着头,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
“咦?姑娘,你醒啦!”
听到寒曦的呻吟声,子桑连忙跑了来,然后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寒曦直愣愣地瞅着。“喂!“你是谁?你想干嘛?”
显得有几分冒失的子桑倒吓了寒曦一跳,因为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盯着她看。
“你猜呀!你猜猜我是谁?你要是猜对了呢,我烤山猪给你吃!”
寒曦可是雪狼族的公主,何曾有人敢这样戏虐她,眼看公主病就要犯了,可这个时候子桑又说话了。
“好啦,不逗你啦!前几日我去林子里打猎的时候,看见你晕倒在林子里,便把你带到这里了!”
寒曦听了她的话,才发觉自己躺在一张石床上,她然后环视四周,这才发现,自己正在一处山洞,只是洞顶之上嵌着能发出白光的石头,所以并不觉得暗。寒曦又检查了自己身上所带之物,并没有少什么,而且自己身体也无异样,她这才放下了心,不过对于单纯的子桑,她还是怀有几分戒心,或许,这跟南境多巫族的传说有关系吧,毕竟在四境之人的眼里,巫族就是当年侵入四境的异族的后人。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9-5 09:36:26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三十九章 秘术
即使生命消逝了,我也会守护着你,直到永永远远。
南境是四境之内最最神秘的地方,而这里生活着最神秘的一个种族——巫族。有关于巫族的传说在四境大地上流传不断,虽然说法也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巫族并不是四境之地的本土民族,这也就加大了巫族是异族所遗留的后人的可能性,但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至今无人知晓。
南境之西,是巫族聚居生活的地方,他们一般都会选择洞穴做为永久性的居所,而把搭建的屋舍只当作是临时的,因为洞穴让他们觉得更有安全感,这一习俗,应该跟巫族特有的控尸术有关,若要控尸,就得先养尸。
在巫族聚居的地方有一座低矮的山峰,叫沐魂峰。这座山峰之上除了些许早已腐朽的古树之外寸草不生,整座山峰全都是深沉的黑石和黑土,就连空中的鸟雀也要绕过这里,而这样的地方对于巫族来说,却是他们的圣地。
巫族人的习俗是居住在洞穴了,这沐魂峰上也是大大小小的从峰顶到山脚密密麻麻地全是洞,这仅仅是一小部分,更多的是在沐魂峰的地底之下,就像一座由洞穴组成的迷宫一般。而这些洞穴都是给死人住的,沐魂峰上是巫族的亲人的墓穴,而地底之下葬的却是外族人。而这些“墓穴”并非真正“墓穴”,而是容器,也叫养尸地。
巫族养尸的习俗,起初只是为了缅怀亲人,希望亡故的人依旧能陪在自己身边,而随着时间对这一习俗的沿袭,巫族人也习得了更多有关养尸的东西,从而成为了现在的巫族秘术。养尸,不但对养尸地有讲究,更重要的是尸体,一般来说,对于控尸者来说,若尸体生前跟控尸者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那么尸体越好控制,其威力也会倍增,而一般生前跟控尸者毫无干系的人,虽然也不难控制,但是威力却是大打折扣了。还有一种,就是尸体生前与控尸者有仇怨的,这种尸体怨念极重,妖力最强悍,但是极难控制,控尸者易被反噬。
细数沐魂峰以及地底下尸体的数量,沐魂峰还不及地底的十分之一,如此多的外族人尸体,到底是从何而来的?这就不得不说巫族的另一个秘术——奇蛊术。蛊一般都是经过培养和炼制的植物或者动物,在炼制与培养期间,培养者需要每日以自身精血喂养浇灌,这样可以使蛊认主,服从自己的命令,如果控尸用的是念力与魂力,那么空蛊用的则是精血。蛊炼成之后,蛊虫就会听从主人使唤,即使远隔千里,蛊虫也会遵从主人的吩咐。正因为奇蛊术的存在,巫族人便可以利用昆虫让这些尸体送上门来。
那么巫族人养这么一支死尸大军究竟想做什么?难道他们是想称霸四境?巫族人也是喜欢寄情于山水间的种族,他们对称霸四境没有半点兴趣,之所以养一支死尸大军,只是因为多年以前巫族先知的一个预言。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9-6 08:14:31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四十章 因果
凡事皆有因果,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劫。
生命起源于大海,所以瀚海一族,也是很古老的种族,而越是古老的种族,也就越神秘,好像每一种生命,他的先祖都是十分强大的,就像沧染的父亲,他也曾是叱咤风云的一号人物,而沧染,也只能活在先父的光环之下,他想超越,可是却无能为力,就像人类的文明与历史,作为后人,我们只能瞻仰。
然而,并不是所有种族的先祖都是声名显赫的人物,也有些种族,或许已经存在了数万年之久,然而他们却不为人所知,也许,他们只是想安安静静地享受这静好的时光吧,不去争那些所谓的名与利,不管是再荣耀的名,还是再诱人的利,任何生命,都逃不过死亡,当生命将要终结的那一刹那,你不会在乎自己的名利,你想到的,只是自己爱的人,与这些人相比,名与利有算什么?与其耗尽生命与时间去勾心斗角,不如与自己爱的人静静地度过每一天,这也是沧染的想法,然而,很少有人能明白他的心思,所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在为我何求,正是这个道理。
幽雪原的旷野,一片死寂,只有惨白的雪静静地漂着,好像在诉说着亿万年的往事。冰火神殿就像一座伫立成永恒的墓碑,仿佛在预示着一场光怪陆离的死亡。
非月静静地漂浮在空气中,就好像是一副被冰封的画,只有那黑炎如同黑色的蛇一样四处跳跃着,她冰冷的眼神被这黑炎遮挡了起来,尽管如此,冰火神殿里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种不寒而栗的气息,那是杀意。
虽然非月的这种气势让沧染也感到有几分畏惧,但沧染也并非怕死之人,既然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前辈,究竟有何缘故,让我非死不可?”
沧染不说话还好,这话一说出来,非月周围的黑炎瞬间暴涨数丈,由黑色的火蛇直接进化为黑龙,冰火神殿里的所有人见到此种情形也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缘由?杀你还需缘由?呵呵,笑话,若你真想要什么因由,那我就告诉你,就因为你是沧月之子,所以你非死不可!”
此时的非月,已经接近疯狂,她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跟沧染的父亲沧月自然脱不了干系,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如此高傲的非月完全变了一个人呢?沧月早已不在这个世上,恐怕只有非月知道这前因后果了吧。
沧染听非月一字一句地说完了这些话,起初他有些震撼,他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虽然沧染也统领瀚海一族也有数百年了,但是对于感情之事他并未开窍,所以他很难理解,然而,他是善良的。
“前辈,我不知道家父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动怒,我也不了解你们的往事,何况我都没有见过他,我也只是从家母说起,才让我的亲生父亲在我的脑海里有了一个轮廓。如果你杀了我可以解恨,那便动手吧。”
沧染平静地说完了一席话,然后闭上眼睛,脑海里一片空白。非月俯视着大殿上的这个男子,周围的黑炎飞速盘旋着,想旋窝一样在她的掌心聚拢。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9-7 09:22:25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第四十一章 沐紫
这世间或许真的有缘分,只是有的缘分浅了,这也许就是命吧。
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就像一出永远也不会落幕的戏,你方唱罢我登场,永无止尽。不管是人,是事,还是物,都被一根无形的线牵引着,去很多地方,然后遇到很多事,邂逅很多人,再一步步地走向生命的彼端,也许,这就是命运。
总是有人说,不相信命运,说可以通过努力改变命运,这是很积极的一种心态,然而,似乎忘了,那些无法改变的,才是命运。比如,你无法选择你的出生,你也无法决定明天会发生什么,会遇到谁,也无法决定那左右命运的人或者事在何时何地出现,这些不能用人力左右的事情,才是命运。
当沧染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就在想,是不是这就是他的命运,如果是,他不想反抗,遗憾的是,不能带着荣耀死去。
半空中,黑色的火焰绕着非月的身体急速流转,然后在她的掌心一点点凝聚成一个黑色火球,就在非月身上的最后一丝黑炎消失后,他手中的黑色火球轰然离手,带着残影呼啸着向沧染飞去,众人还没来得及反映,只听轰得一声巨响,黑色火球瞬间爆裂,伴随着浓浓的黑雾,无数只黑色火蛇四处飞窜,真个冰火神殿宛如黑夜。
爆炸的回响声过后,便是深邃的沉寂,而半空中的非月,眼中却露出了一丝诧异。
“谁!”
当非月喊出这一声的时候,冰火神殿内的黑炎和黑雾瞬间飞旋,急速在她的手中凝成了黑色火球。当黑雾彻底消失之后,只见一个巨大的水球将在场的所有人罩在了里面,而沧染也是安然无事,在那水球之上,却站着一个人,是一个女子,素色长裙还有素色的面纱。
“你是谁?”
这个时候非月似乎多了几分戒心,说话的同时,她全身上下有燃起了黑色的火焰。
“千年未见,没想到你竟然性情大变,真是可笑!”
“千年?未见?”
听到来着说了这么一句,非月低头沉吟着,她的记忆太过久远,甚至有些不愿想起的记忆,出于本能,她已经将其遗忘,所以她的过往,也是支离破碎的,然而她现在想从支离破碎的记忆里寻找一个人,就显得很不容易。
一开始,非月只是低着头思索,但是她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这个时候,那素衣女子仿佛是看出了非月的顾虑,她便用诚恳的语气说了一句。
“怎么,想不起我是谁了么?”
非月好像并没有听到素衣女子的话,而是双手抱着头,不停的重复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这时候,素衣女子却一反诚恳之态,略带几分嘲讽的口气继续对非月说:
“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难道你不记得那个叫沐紫的女孩了吗?”
“沐紫!沐紫!沐紫!”
非月猛然抬起头,她眼神呆滞,脑子里不断重复着这个名字,她觉得头好痛,心好痛,但是就是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9-8 08:24:14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四十二章 白风
这世间,没有什么是公平的,总有那么一天,当你仰视我的时候,你会明白,什么叫做公平。
东境苍穹城,三千繁华,起起落落,那些落寞的神情,已经被淹没在纷纷扰扰的流年里,作为红楼街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所有人都喜欢她那嫣然的笑靥。每当湘月一个人静静望着湛蓝的天空的时候,天总是会想起一个地方,她出生的地方——幽雪原,那种蓝,是冰的颜色,深邃而又沉寂,仿佛是被遗忘千年的心。
白风一族,是幽雪原之一,不但是幽雪原最年轻的种族,也是地位最低的一族,尽管如此,他们仍旧坚持着血统的纯正。白风一族并不像雪狼、瀚海、曦羽等族,是纯粹的族群,他们更像释灵族,是由无数流亡者所组成的,不仅如此,他们更是打破了种族界限,只要是流亡者,都可以加入白风族,虽然他们数量庞大,但是却没有太高的地位。
传说,最开始的时候,白风族并不是一个族群,而是一个家庭,幽雪原仅剩的一对幽羽雪虎夫妻。自古以来,幽羽雪虎就被称为妖兽之王,只可惜数量极为稀少,在这对幽羽雪虎夫妇生下一子之后,便全身性地保护着自己地孩子。只可惜,高处不胜寒,只因这个妖兽之王的称号,他们的挑战者络绎不绝,虽然从未败过,但是满身伤痛是换取胜利的代价,最终还是与世长辞,幽雪原之人只知幽羽雪虎夫妻已死,却不其独女尚在。
那时的幽雪原,是最混乱的时期,数百个种族为称霸幽雪原而征伐不断,不计其数的人在那持续了两百年的战争里死去,那时候的雪,是红色的。两百年后,四大种族雪狼族、曦羽族、瀚海族和释灵族统治幽雪原,那些在混战时期没有被灭族的种族全部臣服与这四大种族,也就是这个时候,白风族出现了。他们的族长是一个神秘女子,仅仅是她的气息,就能震慑所有人,但是让人不理解的是,她的族人竟然异类,有雪狐,有雪豹甚至还有亡灵,不管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是水里游的,白风族都有。
在所有人都迷惑不解的时候,白风族族长说了,我们只是最纯粹的流亡者,只要是无家可归的人,就是我们的族人!此话一出,幽雪原的流亡者纷纷加入了白风族,四族无奈,只得让出一席给白风族,自此,便有了幽雪原五族,尽管如此,其余四族里的大部分人仍旧是瞧不起白风族的,只不过没有人敢说出来罢了。等到白风族在幽雪原立稳脚跟后,白风族族长便消失了,直至现在都不知所踪,她也就成了幽雪原传说之一。
自幽羽雪虎夫妻死后,好像所有人都已经忘了曾经有过这一种族,即使是被称谓妖兽之王一般的存在,也会被时间所埋葬。所谓永恒,只不过是一边死拽着时间的尾巴,一边说给自己听的谎言,如果要真实,那就珍惜眼前。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9-9 15:27:0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三章 赤狐
若无心,何必还说来天长地久,只不过一场镜花水月而已。
东境,苍穹城内人来人往,繁华就像灯火,起起落落,这喧嚣热闹的景象之下,粉饰着无数黯然的脸庞。命运是一只无形的手,它给每个人安排了不一样的角色,还有那些不可违逆的人与事,谁也不知道遥远得就像隔世的经历,是要让我们明白,还是一种折磨?当明白以后,剩下的只有比年月更长久的心酸,或许,这也是湘月的感受吧。
在苍穹城久居的人,都知道红楼街醉梦楼有一个大美人,她就是湘月。在苍穹城,凡是见过湘月的人,都忘不了她那迷人的笑靥,但是没有人知道,当她一个人仰望湛蓝的天空的时候,她总是回想起幽雪原,那冷冽的蓝色,就是冰的颜色,然而,那都是遥远得如同上辈子的事情了,那些记忆,也随同匆匆而逝的流年,遗世殆尽了。
多年以前,当白风出现在幽雪原之后,幽雪原四族也就成了幽雪原五族。虽然白风族成为了幽雪原五族之一,但是,他们流亡种族的地位并没有改变,在其他人看来,白风族不过是一群烧杀掳掠的邪恶之徒,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虽然白风族愿意接受那些无家可归的流亡者,但是他们却是有着严苛的规矩的。白风族会首先接受那些因迫害而无家可归的人,而且也会有不错的待遇,但是对于那些做了恶事的恶人,白风族也不会拒绝,只是会有一些考验,相当于赎罪,只要做到了,就会被白风族接受,然后重新做人。
或许,湘月并不知道,她的父母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入白风族的,他们本是雪狐族的一个分支,湘月的母亲更是这个雪狐分支的贵族,而她的父亲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族员,也许是天意吧,他们两个相爱了,可是这种爱情在雪狐族群中是不被接受的,然而,为了能够长相厮守,他们便离开了族群,成为了流亡者,然后加入了白风族,而且成为了族长的左膀右臂,不久之后,湘月出生了,是个漂亮的女孩,父母不但对她宠爱有加,族人也因为她天生就有强大的灵力而羡慕。只是,随着湘月一点点长大,她的头发跟容貌由雪白色慢慢变成了火红色,不管在幽雪原还是在雪狐族群,这被看作是一种诅咒,无奈之下,雪狐夫妻便把湘月遗弃在四境交界处——挽魂城沙漠,那时候,湘月虽然年纪小,但是一些事情她还是懂得的,面对着从她视线里慢慢消失的父亲和母亲,湘月只是静静地站着,然后眼泪就不由自主地从眼角滑落,滴在滚烫的沙地里,只因为她不是雪狐,她只是一只变异了的赤狐。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数天之后,葬花谷长老路过挽魂城沙漠的时候,碰见了湘月,她已经奄奄一息了,葬花谷长老静静地看着她,心里犹豫不绝,可是最后还是带她走了,然后便有了如今的醉梦楼老板娘——湘月。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9-12 08:39:53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四十四章 旧恨
或许你能明白我,也能明白他,所以你觉得这是天意,其实,只是你不明白自己而已。
沐紫是沧染的母亲,作为长者,也作为沧月的妻子,她一直都是一个有威望的人,也备受爱戴,对于非月这个不速之客,幽雪原之人除了畏惧之外,那剩下的就是恨了,那一双双充满怒意的眼神,就像一把把刀刺在非月的身上,而对于非月来说,太过长久的生命,已经让她失去了一些本有的知觉与感觉,她看着这群渺小与卑微的人,觉得既可笑又可怜,但是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出现了,沧月的妻子——沐紫。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非月曾经也是一个理智而又感性的人,她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虽然温柔,但却爱憎分明。只是,那些曾经的人与事,就像一把可以杀人却又杀不死人的刀,伤了人之后,带着疼痛重生,从而,她就变得不再像她,自负,狂傲,我行我素,她只是觉得,这样的她,才会更强大,任何人都不可能再伤的到她,然而,不是所有人事都能如愿的,她还是出现了。
“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是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呢?见到我,难道你不开心么?”
非月依旧是眼神呆滞,仿佛是陷入了梦幻一般,对周围的一切浑然不知,而沧染的母亲沐紫,却显得对此非常满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样子依旧没有变,我在想,我是该叫你非月姐姐呢,还是该叫你非月奶奶,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
看似温婉的沐紫,言语之间就像藏着淬了毒的刺,取人性命于无形之间,而非月依旧一言不发,她的脸庞上微微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不知是想起了往事,还是因为沐紫中伤她的话。
“我承认,你确实很强,当年,你就是神,我在你面前只不过是蝼蚁,我连抬头看你的勇气都没有,你永远都不会明白这种感受!”
对于沐紫来说,这是积攒了千年的怨恨,所以,她不会错失这样的机会,这些年,她一只在寻找非月的下落,没想到她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而对于非月来说,她无意识地将太过痛苦的回忆遗忘了,就连幽雪原这个非常熟悉的地方竟然也记不起了,这里是痛苦与快乐的起点,却只是快乐的终点,而痛苦,无止无尽。
“非月啊非月,虽然你曾经那么高高在上,我是那么地不起眼,可是,老天有眼,你终究还是败了,你败给我了,这真是太讽刺了!”
非月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她身上的黑色火焰也忽明忽暗,整个人就像一团水汽,又好像只是一个幻影,那么地不清晰,没有有知道她的脑海里浮现着什么样的场景,但愿,那是令人开心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一束蓝色火光从雪中划过,落到了冰火神殿里,火光一闪而逝,一个人影出现了,这个人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因为幽雪原的人,只听过其名号,却没有见过本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市场合作  |   隐私条款  |   Archiver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双鸭山百姓网   广告服务/联系:QQ:3253731053  投诉举报QQ:1544403454  网站技术顾问: 双鸭山信城网    

免责声明:双鸭山信城网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信城生活网立场 本站禁止色情,政治,反动等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

信息产业部备案: 黑ICP备12004849号 ICP许可证:黑B2-20130004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黑网文〔2017〕10238-096号 网监号:230050220130006 网络游戏出版号:[2014] 1087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