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甜食爱美丽

十二之天幻想篇 第一章 萱夜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12 08:14:31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六十一章 黄泉
这个世界之所以如此丑陋,正是因 为你们的存在,所以,你们必须死。
在历史的长河里,总是有一些难辨真伪的传说,已经作古的人事,谁都没有办法再去考证,玄凤族与夜神族之间的纠葛,经过时间的洗礼之后,仍无法褪色。
传说,上古时候有一种与迦楼罗齐名的非魔飞神的鸟,名叫黑雀。虽然说黑雀与迦楼罗齐名,只是因为她无心参与龙族与迦楼罗之间的争斗,所以不曾见过她出手,尽管如此,数量庞大的迦楼罗与龙族都不敢轻易招惹她。
数千年之后,黑雀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只是多了玄凤与冥凤两只半神半魔的妖鸟,有传言说玄凤与冥凤都是黑雀之后,是一对亲兄弟,只是这两兄弟素来不和,动不动就大打出手,他们之间的争斗,没有谁敢参合,包括龙族与迦楼罗都躲得远远的,后来,玄凤与冥凤也了无踪迹,没有谁知道他们是生是死,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很久很久以后,这也就成了一段传说,不知什么时候,玄凤族与夜神族也成了传说中的一部分,传说,玄凤族是玄凤的后人,夜神是冥凤的后人,是真真假假,无人可知。
每隔一千年,夜神一族中就会诞生一个引魂人,他们是黑暗之神的使者,所有的引魂人只有一个名字,叫做幽冥。幽冥,引魂之人,超度善魂,惩罚恶灵。
而玄凤族中,也有一个类似的传说,每隔四千四百四十四年,就有可能诞生一个葬魂人,他们是死亡之神的使者,所有的葬魂人都只有一个名字,叫做黄泉。黄泉,善魂恶灵,皆葬之。
幽冥诞生的时间只需要一千年,幽冥死后就马上会有新的幽冥接任,所以,夜神族的幽冥,四境之人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的,而有关于黄泉,却很少有人知道,不仅因为黄泉诞生的时间久,而且四千四百四十四年过后也并不一定会有黄泉诞生,所以黄泉之事,也就渐渐被遗忘了。
若有黄泉诞生,那将预示着一个世界的终结,他是死亡之神的使者,是灵魂的屠戮者,他路过的每一个地方,只有死亡。
与幽冥一样,黄泉诞生同样是突然间领悟,并且没有年龄限制,也无需祭拜死亡之神,也许是因为玄凤族与夜神族都是黑雀之后,所以黄泉的装扮与幽冥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黄泉手中的不是长杖,而是一把黑色的长镰,镰刀周身旋转着一阵阵的黑气,这些黑气唤作死亡之息,死亡之息可以化作亡息黑鸦,亡息黑鸦所看到的,黄泉也看得到,就像是他的眼睛,并且黄泉可以瞬间抵挡亡息黑鸦所在的任何地方,而这些,都只是黄泉能力的冰山一角,凡见识过他最恐怖的能力的任何人,都已经死了。
虽然四境之地难免会有小纷争,但总归是平静,可是,一场劫难即将来临,没有任何预料到的劫难。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13 08:12:07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六十二章 天洞
当那些我所熟悉的人与事,以及风景,在我的脑海里一点点模糊,一点点消逝,直到我所了解的一切都烟消云散后,那么,我还是那个我么?
在羽儿和鹰扬的眼里,玄芯是个眼神里总是透着几分忧郁的孩子,她很腼腆,也很娇蛮,大多数的时候,她总是沉默着仰头遥望天边,不知道是不是在想念某个人,她可以在一个地方呆上一整天,然后突然之间告诉别人,她饿了,她要去找吃的,然后所有人都变得无言以对,然后默默地注视着她消失在视线里。
“鹰扬哥,你对玄芯知道多少?”
羽儿,子谣和鹰扬三人出了羽兮族长的树屋,羽儿随口问了一句。
“对于她,我只知道她来自西境玄凤族,去过龙枯岛,然后被我救了,就这些。”
鹰扬一扭头,便看到了羽儿鄙夷的眼神,他就连忙 补偿道:
“我说鹰扬哥,你能不能靠谱点?”
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子谣忍不住捂着嘴在一旁偷笑。
“快看,那是什么?”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人群也就炸开了锅,周围的人都凑了过去,朝着西边的天空望去,只见蔚蓝的空中,有一团圆形的漩涡,周围的云层随着空气缓缓地旋转着,漩涡内的蓝色被一点点地稀释,溶化成了白色,这白色又一点点变成黑色,一点点地从下往上陷进云层里,随着一声巨大的霹雳声,天空就像破了一个洞,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在空中跳跃着,浓重得如同液体的黑气从天洞里倾泻而下,落在了西边的无羽林里,看到这种景象,没有人敢相信这是真的,人群开始是寂静的,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直到天洞里的黑气汹涌地落下,人群便开始骚乱起来,小孩子更是吓得哭个不停,听到这声响,羽兮族长也从树屋走了出来,虽然从她脸上看不出什么,但她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不可思议。
“鹰扬哥,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我也不知道啊!”
“你们看,那是什么?好像有个人影!”
子谣指着弥漫在远处天际的黑气惊叫了起来,鹰扬和羽儿眯着眼睛瞅了半天,看起来是好像有个人影,但是看不太清。
“欸,那不是羽兮族长吗?我们去问问她吧。”
说着,羽儿就跑了过去,羽兮族长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天际,她的眼睛里此刻流露出来的是担忧。
“族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羽兮族长看了羽儿一眼,又瞅了瞅随后跟过来的子谣和鹰扬,她并没有回答羽儿的问题,只是静静地看着。
过了一会儿,羽兮族长叹了口气,随后幽幽地自言自语道: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谁都躲不过的。”
“族长,您说的该来的是不是就是那个大黑洞?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唉!”
羽兮族长摇着头叹了口气,她的眼神了似乎充满了绝望与惊恐,羽儿和鹰扬从没有见过羽兮族长会这样,他们也不由得多了几分忧虑与恐惧。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14 08:26:09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六十三章 刹那
没有任何因由,只是觉得死亡很美。
由天洞里倾泻而下的黑气四处弥漫着,就像是一道黑色的幕布,将整个天空一分为二,在黑气的萦绕下,天地之间一片昏暗,野兽的嘶吼声与人群的喧嚣声掺杂在一起,偶尔伴随着一阵霹雳,宛如末日。
“族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们吗?”
羽兮族长望着天际一言不发,好像在沉思着什么,子谣、鹰扬和羽儿都感觉得到羽兮族长的担忧,身为一族之长,若不能保族人周全,那又有何颜面去见先祖?
“刹那,没错,这就是刹那!”
终于,羽兮族长开口了,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情绪好像很激动。
“刹那?”
显然,这三人并不知道羽兮族长口中的刹那是什么东西。
“这说来话长了,关于刹那的事情,也是历任族长口口相传下来的事情,因为在我们羽族的记忆里,刹那只在上古时候出现过一次。关于幽冥与黄泉,我想你们也知道一些,幽冥继承了部分黑暗之神冥凤的力量,而黄泉继承了玄凤的力量,冥凤与玄凤虽是亲兄弟,但是他们却不能和睦相处,彼此仇恨着对方,至于为什么,没有人知道。而玄凤族与夜神族是玄凤与冥凤的后人,所以,在特定的时间里,都会诞生一名幽冥与黄泉,幽冥善恶分明,度善魂,灭恶魂,而黄泉却不管善恶,只是一味地杀戮,每次黄泉诞生,都会掀起一场浩劫。然而这并不是最可怕的,在黑雀消失千年之后,也出现过这样一次景象,一模一样,那一次,一个人影伴着黑色的闪电从黑气里走了出来,他说:一弹指顷有六十刹那,一念中有九十刹那,一刹那又有九百生灭,九百生灭,太少了。说完,便是一场屠戮,持续了四百年的天地浩劫,四境之地的生灵死了一半以上之后,才将他封印,后来才知道,他是黑雀的恶念,人们称他为刹那。”
听完了羽兮族长的话,羽儿三人愣了半晌。
“难道说……难道说那会我看到的那个人影,就是……刹那?”
羽儿和鹰扬听了子谣的话不由得心头一凛,就连羽兮族长也有些愣了。
“我过去看看。”
鹰扬皱了皱眉头,说着就唤来了黑子,羽兮族长与羽儿还没来得及阻止他,黑子就飞远了。
羽儿从小到大都是无忧无虑的一个小丫头片子,何曾经历过这种阵势,她担忧地望向天洞,不禁想到,玄芯到现在还没找到,而鹰扬也没个音信。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觉得天地已经黑成一片了,这个时候,传来一声鹰鸣,羽兮和羽儿都听得出来,这是黑子,一眨眼的功夫,黑子就到了他们的头顶,鹰扬纵身跃了下来,接着微弱的火光,可以看到鹰扬的脸色有些苍白。
“玄……玄芯,那个人影……  是…...是……玄芯。”
不知为何,鹰扬看起来很虚弱,好像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鹰扬哥,那你怎么没有把她带回来?”
“不……不是的,她…..是玄芯,也……也不是玄芯,因为现在的…….玄芯,不……不是以前的玄……玄芯,哎呀,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现在的玄芯,就是刹那!”
羽兮族长的一句话,就像一个晴天霹雳,羽儿几人瞬间怔住了。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17 08:07:26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六十四章 觉醒
脆弱的灵魂,不是应该存于这个世界的,就让我来超度吧。
有些故事,总是毫无征兆地发生了,不知道这是注定,还是天意,抑或,这就是命运。
去天洞探风归来的鹰扬和黑子都显得极为虚弱,鹰扬说完话眼看就要晕过去了,却有被羽兮族长的一句话给惊醒了。
“现在的玄芯,就是刹那!”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西边的天洞在一点点地缩小,倾泻而出的黑气也越来越淡,四周的黑气如同受到了召唤,全部向无羽林的某处聚集,形成了一个高数百丈的黑色流动气团,宛如一个黑色的巨卵,里面孕育着未知的死亡。
“羽儿,你去通知易北,让易北带领大伙儿去无生窟!”
“我这就去!”
说完,羽儿唤出白羽嗖的一声就不见了。
“鹰扬你和子谣分开通知每一个人,让大家在无望山入口处集合,要快!”
鹰扬虽然觉得全身疼痛难忍,使不上一点力气,但是他知道,现在是关乎整个族群生死存亡的时刻,所以他必须忍着。而子谣并没有说什么,自从她身上的封印解开之后,她早就像跃跃欲试了,羽兮族长刚说完,子谣便带着一道道残影消失了。
就在子谣走了不大一会之后,数百丈的黑气团骤然紧缩,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周围的一切一下子变安静了。羽兮族长目不转睛地死盯着西方,她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也能感觉到从额角渗出的的汗珠正顺着她的脸颊一点点滑落。
“轰~”
一声巨响之后,只见西边无羽林里一道数百丈粗细的黑炎冲天而起,周围的树木与野兽也被冲上了天空,然后化为齑粉,就连周遭的地表也被掀起,整个大地也在剧烈地颤动着。羽兮族长匆忙扯住了一根藤条,才没有跌倒。
羽兮族长扯着藤条转头望向天空,一个人影凌空从黑气中走了出来,莫非,她就是刹那?
“这一觉睡得可真够久的,该起来活动活动带筋骨了。”
说着,刹那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我都想不起多久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了,记得以前在这里发生过很多好玩的事情呢。”
刹那环顾四周,好像在寻找什么。
“唉,物非人亦非,怎么全都变样了呢?恐怕,也只剩下我没变了。”
虽然羽兮族长距刹那的位置还很遥远,但是他说话的时候就好像在耳边一样,声音不大,但是却挺得清清楚楚,难不成她的话是直达心里的?
就在这个时候,刹那看到了远处的羽兮族长,然后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她凌空虚走两步,已然到了羽兮族长的头顶。
“你就是羽兮?族长”
羽兮族长原来想抬起头来仔细看看传说中的刹那,可是,那股强大到不像话的气场与压迫感,竟然让她动弹不得,就连呼吸与说话都有几分恐难难了。
“你……你是怎么……认识我的?”
“我当然知道啦,因为我就是玄芯啊!”
“什……什么?你……你是玄芯?”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18 08:27:2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十五章 注定
隐忍,不代表我怕你,我只是不想累及我爱的人。
天地万物,都无法离开这个世界而单独存在,就拿一株草来说,离不开土壤,离不开空气,离不开雨露,所有的一切,都是息息相关的,而必须承受的这一切,并非全都是我们所想要的。
飞羽城的异变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更让人意外的是玄芯竟然就是刹那,至于为什么,恐怕只有刹那知道了。
眼看又将是一场浩劫,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羽兮让易北带领所有人前往无生窟,而羽儿和子谣分头去通知所有人,而这个时候,刹那已经到了羽兮族长跟前,没有想到,他竟知道羽兮族长的名字,羽兮问为什么,刹那说她就是玄芯。
“以你的身份,又何必扮成一个小丫头来到我们飞羽城?”
“我并非是要扮成一个小丫头,至于为何如此,恐怕说出来你也未必相信。”
“你若不说,我又如何相信?”
羽兮族长说话不卑不亢,然而刹那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她凌空而立,眼神迷离,好像望着很遥远的地方。
羽兮看着这个传说中的人,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女子,她一袭红衣,雪白色的长发在肩上撒了开来,看上去仿若是落入凡尘的仙子,但是又带了几分妖娆。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具体是多久,我是记不得了,可是我却记得被封印时的那种感觉,就像是活生生地将骨头碾碎一般,这可能是我被封印前唯一记得的事情吧,当我醒来的时候,就多了一份记忆,那是玄芯的记忆。”
“那么,你为什么要杀戮?”
“你问我这个问题,就好像在问人为什么要吃饭一样。因为我是黑雀的邪念,我存在的意义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戮!”
听完刹那的话,羽兮没有了恐惧,却多了几分哀伤,她不但痛惜即将死去的人,也同情眼前这个以杀戮为生的女子。
“你不用同情我,世间万物,即使是一片树叶,也有存在的意义,何况是我这种上古魔神一般的存在,那意义可是非比寻常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羽兮竟然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哀伤。
“好了,闲聊就到此为止吧,你也知道,在我手下,是没有生还者的,而且我也无法控制我的杀念,之所以我能这么坦然和淡定地跟你说话,那是因为我知道,你无处可逃。”
刹那的话,在羽兮听来竟然变得异常缥缈,好像隔了很远很远的距离,这个时候,她看到了弥漫在她周围的黑气,然后,就没有知觉了。
刹那看着在黑气中化为齑粉的羽兮,她淡淡地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我不会让你死得太难看,更不会让你死得很痛苦,但是其他人,我就无法保证了,在玄芯的记忆里,西境玄凤族,我一定会让他们死得很痛苦!”
话还没说完,刹那整个人瞬间化成几股黑气,飞射向正在赶往无望山入口的人群,浩劫将至。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19 08:12:00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六十六章 雷云
也许,从言语之间并不能了解我,那么,就看看那漫山的尸体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无羽林西边的黑气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了,空中的天洞也换成了一片蔚蓝,一切就好像都只是一场梦,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子谣和羽儿早已是累的气喘吁吁,就连羽儿的大白雕白羽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他们两人一鸟,在飞羽城里上窜下跳,一会在东头儿,一会又窜到了西头,遇到老人和小孩子,羽儿就让白羽送他们过去,虽然他们的动作并不慢,奈何人数多,时间又太仓促,所以,没有通知到和未赶到无望山入口的人很多,而羽儿几人随着体力的消耗,行动也越来越迟缓了。
不知不觉,一团黑气飞至飞羽城的上空后停下了,好像是在观察着什么,仿佛是有了心跳的黑色烟火,就在这个时候,无数只黑色的蝴蝶蹁跹着从黑气之中涌了出来,然后围着整个飞羽城围城了一个圈儿,然后一点点消散,变成了一道空着黑色的屏障,将偌大的飞羽城就被紧紧地裹住。
羽儿,子谣两人准备带着族人全无无望山口处,不料那 黑色的屏障直插云霄,不不留一丝一毫的缝隙。
“这是什么鬼东西?”
羽儿冲在最前面,一不小心撞在了突然冒出来的黑色屏障上,她这会火气正大着呢。
“这个……好像是结界。”
子谣仰着头仔细观察着眼前的结界,想要寻找出一点破绽。
与此同时,飞羽城上空布满了黑色的雷云,云雾之间闪烁着黑色的霹雳。
“快看,那是……”
羽儿失声惊呼了一声,子谣随着羽儿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飞羽城周围的上空,正有红色的东西一点点地刺破云层,从天而降,黑色的闪电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了红色,一道接一道地砸向飞羽城。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子谣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吓得目瞪口呆,之前的天洞跟现在比起来,何止是小巫见大巫?
“剑,那是剑!”
羽儿的声音有点发抖,她的情绪也感染了子谣。
“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剑呢?”
飞羽城上空,十八把血红色巨剑带着闪电从黑色雷云中缓缓落下,这是十八把巨剑正好将飞羽城围城一个圆,当子谣和羽儿察觉到的时候,为时已晚,虽然羽儿平日里看起来就像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野丫头,而先她都快吓哭了,而看起来有几分柔弱的子谣反而眉头紧锁,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子谣,我们是不是就要死了?”
“子谣,我真的不想死。”
“子谣,我们该怎么办?”
“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我们真的在劫难逃了。”
“我不要死,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我还要去很多很多地方,吃好多好多美味,可是……可是……可是 ”
“羽儿,别怕,你忘了,我可是九尾天狐之后,九尾猫狐呢?我一定能想办法带你和大家出去,然后跟羽兮族长和鹰扬会和,然后我们在一起去找玄芯,怎么样?”
“真的吗?”
“嗯!真的!”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20 08:33:11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六十七章 剑阵
这一切,仅仅只是个开始。
四境之地,虽然有数不尽的山水阻隔,但是那一整片天空,却是一览无遗的。那十八把从天而降的血红色巨剑,绕着飞羽城依次排列,形成了一个略不规则的圆,红色的火光与霹雳在刺眼的剑刃上闪烁跳跃着,好像是死亡的宣告。
在这十八把巨剑落下的那一刻,整个人群都变得寂静了,也许是被这前所未见的景象震撼到了,也许是早已绝望了,他们不再争扎了。
“好多大剑,红色的,看起来……好美!”
羽儿看到这番景象也不哭不闹了,她也被眼前的这犹如城墙一般的巨剑吸引到了,只一边望着一边感慨着。
子谣并不说话,她眉头紧锁,有着从未有过的焦虑与严肃。
“子谣,你说,这些剑是做什么用的?”
子谣回过神看了羽儿一眼,她突然觉得羽儿就像一个小孩子,好天真。子谣并没有回答羽儿的话,随着她体内封印的解开,一些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也慢慢在脑海中浮现出来,虽然很模糊,但她还是认得脑海里那跟眼前类似的情景,同样的十八般红色巨剑,同样的黑云黑黑气,同样的红色霹雳。
“羽儿,你能召来白羽吗?”
“啊?我试试!”
说完,羽儿打了一个响亮的口哨,随之又被淹没在震耳欲聋的霹雳声中。她显得有点不服气,一连打了好几个口哨,依旧没有任何反映,羽儿还想接着再试,子谣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好了,别试了,跟我想的一样,没用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这是一座大阵,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得快点想办法出去,不然的话,我们只能死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刚刚不是让你试着召唤白羽吗?我本来想着,看看白羽能不能从上面飞进来,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
“你体内的力量不是解封了吗?能不能打开这个?”
“虽然我的力量解封了,但是与眼前的大阵相比,太微不足道了,除非我是九尾!”
听到子谣这么说,羽儿也有些失落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露出一副绝望的表情。就在这个时候,飞羽城上空的黑色雷云就像漩涡一般飞速旋转起来,雷云间闪烁着白色的闪电。
“咦,难道是星星?”
羽儿指着雷云间亮闪闪的一大片星光似的东西问子谣。子谣眼中一道红光闪过,然后瞅了瞅,对羽儿说:
“那不是星星,而是一把把闪着含光的黑灰色的剑。”
“剑?这么多的剑,要是全都掉下来,那我们该怎么半?”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我们绝不能死在这里!”
子谣刚刚说完,她眼里的红光瞬间暴涨,就连身上也燃气了淡红色的火焰。
“子谣?子谣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觉得头有点晕晕的。”
“要不要去坐着歇会?”
“不行,没有时间了,再拖的话……”
子谣话还没说话,只见游魂一般的黑气卷着雷云间的剑刃密密麻麻的犹如一张黑色的幕布盖了下来。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21 08:17:21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六十八章 守护
未来,只能是未来,如果可以预见未来,我绝不要这样的未来。
从来都不了解,什么是死亡,或许是因为不了解,所以才无所畏惧,当那黑色的游魂卷着雷云间的剑刃从天而将的时候,羽儿竟死死地盯着那黑色的寒光怔在原地。
“羽儿!羽儿你怎么了?”
子谣看到羽儿竟然跟丢了魂儿似的,怎么叫她都没有反映,而头顶上的黑色剑刃眼看就要落下来了,子谣顾不得那么多了,也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一把抓了子谣的胳膊就冲进了羽兮族长的树屋,耳边的空气颤抖着,那是剑刃划破空气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死神的低吟声。
子谣紧闭双眼,然后将羽儿牢牢地搂在怀里,她又听到了人的惨叫声,树枝的断裂声,野兽的嚎叫声,树屋的倒塌声,水花的飞溅声,以及,灵魂的颤抖声。
“锵锵~”
当一切声音渐渐消失之后,子谣听到了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震得她耳朵发疼,子谣睁开眼睛,只见天地一片昏暗,羽兮族长的树屋早已不在了,就连那棵千年古树,也都切成了碎片,而她与羽儿此时正被一个发着绿光的巨大圆球包裹着悬浮在空中,透过幽幽的绿光,她看到了飞羽城,那座美丽而又富饶的飞羽城,如今宛如人间地狱。
原本的飞羽城,有山有水,花鸟鱼虫,美不胜收,子谣看到的,只是一望无际的荒地,荒地之上有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坑洞,还有被削光肉的断骨,以及铺面地的木屑,木屑之上,是一把挨着一把的黑色剑刃,横着的,竖着的,密密麻麻,宛如刺猬的脊背,剑刃之下,则是无数亡魂。
子谣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飞羽城 ,她的眼里黯淡而无光,脸上写满了绝望,她又低头看了看羽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羽儿已经睡着了。
“锵~”
就在这个时候,一柄黑色剑刃带着一股浓重黑气撞在了裹着子谣跟羽儿的绿色光球上,发出了一阵低沉而又刺耳的声音。
“族长!族长!你别走!”
也许是被这声音吵到了,也许是做噩梦了,羽儿醒了过来,她回头看到愣在原地的子谣,还有那柄古怪的黑剑,那柄剑刺在绿色光球上之后并没有停下,就好像是正被某人握在手里一样,继续发力,想刺破绿色光球。
“子谣,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羽儿是坐着的,但是眼前的景象她一览无余,这难道就是她深爱着的故乡——飞羽城?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刹那?”
此时子谣的声音小得似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羽兮族长……她…… 她已经死了。”
“羽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这仅仅只是一场梦,但是,当我看到守护之源的时候,我就知道族长已经不在了!”
“守护之源?”
“就是现在保护我们的这个光球!”
羽儿说话的同时,刺在守护之源上的剑刃好像丢了魂儿一样跌了下去,留在守护之源上的裂缝,也在一点点地自我修复着。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24 08:27:55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六十九章 残魂
我为我的族人而生,为我的族人而死。
站在无羽林的边缘向着飞羽城一眼望去,只看见围着飞羽城的十八柄高耸入云的红色巨剑,剑刃之上电光闪烁,魔气缭绕。
当红色的剑雨从漩涡般的雷云中落下时,是守护之源保护了子谣和羽儿。
“什么是守护之源?怎么我从来都没听过。”
对于守护之源,作为一个外族人,子谣知道的并不多,所以她心里有很多疑虑,既然是守护之源,为什么不保护所有人呢?为什么不在飞羽城被摧毁之前保护呢?非要等到现在才出现。
虽然子谣没有把心里的想法全部说出来,但是羽儿也猜到了几分。虽然她们俩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是两个人之间却非常默契。
“其实,守护之源是先祖留下的一缕残魂。”
“先祖?”
“对,我们是迦楼罗的后人,但是我们没有迦楼罗的力量,这屡残换便是最后一只迦楼罗的残魂。”
“那为何,到了这个时候才出现?要是早点出现的话,不就可以保护更多的人吗?”
“虽然说守护之源是先祖的一缕残魂,但是,这屡残魂是没有意识的,与其说是一缕残魂,不如说是残留下来的一股能量。”
“最后一只迦楼罗的能量?”
“是的。传说,迦楼罗每天吞食一条龙王和五百条毒龙,随着体内毒气聚集,迦楼罗最后无法进食,上下翻飞七次后,飞往金刚轮山,毒气发作,全身自焚,只剩一个纯青琉璃心,而守护之源,就是这颗纯青琉璃心,它是迦楼罗所有力量的源泉。”
“既然它是迦楼罗所有力量的源泉,为什么不能保护所有人?”
“虽然纯青琉璃心里面有迦楼罗所有的力量,但是我们所能操控的力量,是有限的。”
“为什么能操控的力量是有限的?”
“想试用纯青琉璃心就必须先唤醒它,而想唤醒它必须以生命为代价,并且只能是有迦楼罗魂印的人才能唤醒,而羽族族长是唯一有迦楼罗魂印的人,而能使用纯青琉璃心所纳含力量的多少,全凭唤醒它的人的力量的大小来决定,羽兮族长生前是喜欢和平与安静的人,所以她擅长一些救人的法诀,所以以她的魂印所唤出来的守护之源,是这个样子的。”
“那如果是别人呢?”
“每个人唤出的守护之源都不一样,很久以前,有一位族长,因为他好战,而且实力超强,在一次战斗中,他竟然唤出了迦楼罗王!”
“原来如此。”
“或许,羽兮族长也是有私心的,她想保护我们两个,因为生前,她最疼我了。”
说道这里,羽儿的眼泪早已止不住了。
在子谣的印象里,羽儿一直是个只会放声大笑的傻丫头,而如今,宛如一个泪人。她不禁想到,前一阵子,他们还聚在一起又说又笑,而如今,物是人非,早已经是阴阳两隔,世事无常,自己能把握的,又有多少?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25 08:39:41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七十章 禁术
我非仙非魔,非人非妖,但是我一样有灵魂,有感觉。
有些往事,虽然已被时间所埋葬,但却从未消逝,它就像结在心口上的疤,一不小心碰到了,就会心疼不止爱难消,恨亦难消。
沐紫与非月的恩怨,已经过了太久太久,或许,除了当事人,不会有别人记得。可如今,非月已经失忆,变得又痴又傻,当沐紫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只觉得她肯定是在装疯卖傻,一气之下,竟然不给释灵族族长幽蓝的情面,让她难堪。幽蓝一怒之下,便使出唤灵术,召唤出了数千只的死灵之侍,就在所有人都感到绝望的时候,沐紫祭出九雷盘龙木,引下天劫之累,将这群亡灵瞬间消灭。
这时候,幽蓝也发现了沐紫手中所持的是九雷盘龙木,她的神情瞬间肃穆起来,对于她来说,最忌惮的便是这种神木。
“幽蓝族长,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留下非月,现在你就可以离开。”
幽蓝只是沉默着,一言不发。
“我说幽蓝,你可不要给脸部要脸,你要是不……”
这未说完的话戛然而止,众人还没来得及反映,只见一团由血红色雾气凝成的鬼手一把捏住沐紫的嘴,顺势将她提了起来。沐紫嘴里咕哝着说着什么,但是一个字也听不明白。
“方才的唤灵术,只是幻想而已,就连地上的坑洞,都是假的。”
此话一出,语惊四座,在场的每一位都唏嘘不已。
“不要忘了,我们是释灵族,就连你的灵,也是被我所掌握,杀你,也只是弹指之间而已。”
幽蓝说完后,那血红色雾气大手直接将沐紫丢了出去,然后撞在了冰火神殿的冰壁上,一阵沉闷的撞击声过后,便是飞溅的红色血液和冰渣。
沐紫并没有死,她才不会这么轻易死掉,那绝非她的风格,她只是躺在地上咳嗽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是对九雷盘龙木有几分忌惮,但是并不代笔我怕,我并不想杀你!”
也许是因为幽蓝的一顿数落,也许是因为鬼手的力道太大,沐紫哇地一声吐了一口血,沧染看到自己的母亲落得如此地步,急忙上前向幽蓝求情。

“幽蓝族长,还望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家母吧!”
“逆子!”
随着一声惊天雷声,沐紫竟然挣脱了鬼手的束缚,她全身闪烁着雷火,凌空而立,就连眼睛也成了一团雷火。
“幽蓝,这是你逼我的,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幽蓝回过头,看着几近暴走的幽蓝,微微皱起了眉头。
“幽蓝,我不知道你跟非月这个贱人有什么瓜葛,但是,我要告诉你,今天你们都得死!”
沐紫话音刚落,只见暴跳的金色雷火瞬间化为墨红色的触手,竟有数百只之多,在场的所有人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沐紫,因为她现在使用的并非瀚海族的功法,而是已经被当作禁忌封印了的魔族禁术。
而沐紫的身上的这些触手竟然不断生长,变大变长,然后每一条都变成了一只长着角的黑色怪蛇。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10-26 08:16:56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七十一章 毁灭
不管是好的、坏的;美的、丑的;爱的、恨的;这一切的一切,最终都会走向毁灭。
幽雪原,冰火神殿。
就在所有人为沐紫的禁术而震撼的时候,一声巨响过后,冰火神殿被齐腰斩断,然后轰然倒下,幸好北境的这些人,并非凡夫俗子,所以没有人受伤。当他们从废墟中爬出来的时候,竟看到了这末日般的景象。
头顶的天空,布满了乌云,很厚很浓重的乌云,压得很低很低,就好像踮起脚尖就能够着一样。天际四周的云最黑,也最浓重,而南境的天空像着了火,光亮之中带了丝丝血色和墨色,这里就像是漩涡的最中心,整个天空都围绕着它不停旋转着,在旋转的同时,又有无数小山丘一般大小的血色火球从天而降,落到地面之后,就炸了开来,从红球里飞出无数燃着火焰的甲虫,甲虫所到之处,全部化为灰烬,而斩断冰火神殿的,却是弥漫在天地之间的无数黑气所幻化出来的一个巨人, 巨人手中左手拿着一把燃着墨红色火焰的开天斧,右手扯着一条一眼望不到头的黑色锁链,锁链的另一端有一把无柄的火焰镰刀,黑气巨人一挥臂,锁链轰轰作响,一道黑影闪过,火焰镰刀就将一整座山脉斩成平地,而冰火神殿就是这样被斩断的。
不仅是北境,东境与西境,也都是一样的情况。
而主战场,却是在南境,飞羽城。
飞羽城的十八剑阵已经残缺不全,七八只黑气巨人在肆虐摧毁着有生命的一切,火甲虫飞越过一片片树林,身后便只剩下了一缕缕灰烬。
在天空中心的最亮出,那个人凌空而立,她面无表情地静静看着这一切,这个人正是刹那。
“答案永远都是一样的,毁灭这一切的人,只能是我。”
刹那自言自语说完之后,轻轻闭上了眼睛,然后右手轻轻一摆,数十条黑龙在云里若隐若现,瞬间,四境之地的龙卷风接天而起,所有活着的和已经死掉的,在风刃里都被搅得粉碎。
刹那又慢慢睁开眼睛,她显得有几分失落。
“低等世界就是低等世界,我还没放开玩呢,就已经没得玩了,真是太扫兴了,算了,放你们几个在这玩吧,我走了。”
话音未落,而刹那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七个红色的光团在空中摇摇晃晃,一眨眼的功夫,这七个红色光团就像流星一样朝着各个方向飞散开来,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这末日,还未停息。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也许很长很长,也许只是刹那之间。没有天,也没有第,没有光明,也没有黑暗,没有你,也没有我,更没有四境之地,一切就好像一个梦,匆匆而过的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市场合作  |   隐私条款  |   Archiver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哈尔滨百姓网   广告服务/联系:QQ:3253731053  投诉举报QQ:1544403454  网站技术顾问: 哈尔滨信城网    

免责声明:信城网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信城生活网立场 本站禁止色情,政治,反动等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

信息产业部备案: 黑ICP备12004849号 ICP许可证:黑B2-20130004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黑网文〔2017〕10238-096号 网监号:230050220130006 网络游戏出版号:[2014] 1087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