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甜食爱美丽

十二之天幻想篇 第一章 萱夜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8 12:29:37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十一章 寒天
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死亡,而是悔恨。
幽雪原永远都是一尘不染的样子,漫天的雪花就好像在经历一场从天上到人见的轮回,千年永不停息。
岚绝峰位于幽雪原西北深处,这是一座独立的山峰,站在山脚,可以看到云雾和寒气缠绕在半山腰,就像是系了一条白纱带。穿过冰松林,绕过栖雪湖就可以看见可以容纳百人并排行走的寒冰台阶,寒冰台阶绕着岚绝峰来盘旋而上,蜿蜒穿梭,通向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如果沿着寒冰台阶绕着岚绝峰走一圈,那没个三天三夜是走不完的,所以,岚绝峰的峰顶很少有人上去,然而,这个时候却有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他就是雪狼一族的首领,寒天。
半月前,幽雪原五族聚首议事,讨论了关于对寒曦的最后处决,她将在下个月受到五火焚身之刑,在此之前,她将被收押到幽雪原的公共监狱寒魂窟。
想到这里,寒天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他想起了数百年前他亲手交给境外异族的亲生女儿寒漓,而如今,小女儿寒曦虽然长大成人,而如今却像变了一个人,控尸杀人,然后再控制更多的尸体,想以此来挑起幽雪原各族的战争,当他站在她面前质问她的时候,她竟然只是发了疯似的狂笑,然后用一种仇恨的眼光狠狠地盯着他看,最后她咬着牙恶狠狠地吼叫着。
“你,还有所有人,都得死!都得死!”
这个时候走过来了两个守卫将寒曦拖了出去,寒天怔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变成了这样?就连略懂巫术的祭祀也无法窥视他的记忆。
寒天呼了一口白气,白气很快淹没在山顶冰冷的云雾里了,他曾失去了寒漓,怎么可以再失去寒曦?但是,不管他做什么,都无法改变其他四族的最后决定。他的妻子幽若坐在床边掉着眼泪边说说,如果没有了寒曦,还有什么值得我继续活着?是啊,没有了他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当初为了族人,舍弃的自己的女儿,难道还要重蹈重蹈覆辙吗?难道要与四族为敌吗?
“啊!这究竟是为什么?”
寒天终于克制不住自己压抑而又悲愤的心情仰天长啸,伴着阵阵的回声,大片的雪从山顶滚了下去,形成了雪崩。在岚绝峰,雪崩是最常见的事情,而住在这里的人,早已经习惯,就连老人跟孩子,都可以轻易地躲开雪崩。
轻微的雪在空中飞旋起舞,落在脸上,只有一丝冰凉,然而这成片的雪从峰顶落下的时候,却变得如此强大,他恍然大悟。
“我绝不能再失去她了,绝对不能,哪怕与全世界为敌!”
苍狼一族曾经是很强大的,寒天也曾想过重现当年的苍狼族,所以便有了寒曦与苍牙的婚约,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终究还是不能圆满,他也曾听寒曦跟他说起过萱夜与冥歌的事情,寒天有时候会想,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遇见这两人,然而,悔恨才刚刚开始。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8 12:40:03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十二章 玄月
我想要的只不过是静好的时光而已。
西境之地,覆盖着一片海洋,叫森罗海,森罗海并非普通的海,每天不同的时间,它都会呈现不同的颜色,有时候海水会在一夜之间干涸,但是也会在一夜之间出现,就好像它也是有事而出了远门,所以,生活在这里生活的人们,都觉得森罗海是有灵魂的。
这里的房屋与农舍,全部建在小岛上,生活在这里的人就在大大小小的岛屿上搭上各种各样的桥梁,距离近一点的岛屿,就会选择石拱桥或者独木桥,距离远一点的就会扯一条铁链或者木板吊桥。
破晓时分,每当海雾升起的时候,金色的阳光拨开淡薄的云层洒进海雾里,落在海面上,人走在桥上,就像踩着金色的云雾一般缓缓地从海上而来,这也是四境之地人人都向往的美景,只是能看到的人寥寥无几。
森罗海的源头在哪里,没有人知道,只晓得它是从西境之外流入的,虽然这里是西境的尽头,但是仍然没有人到得了西境之外,因为这里跟东南北三境一样,是无法穿越的四境的尽头,在所有人的认知里,世界也许就是四境之地这么大。
森罗海上星罗棋布的岛屿,小一点的不到方圆一里,大一点的也不超过方圆十里,而这些小岛都围绕着一左座巨大的圆形岛屿——扶摇岛。扶摇岛方圆八百里全都是小山丘和森林,而在森林里和山丘上,葱葱郁郁地长满了白色的珊瑚塔,就连最矮的也有五丈之高,百十个个成年人合抱,也很勉强。而最高的一座白色珊瑚塔就在落凤丘上,那是一座高数千丈的白色珊瑚巨塔,绕着巨塔走一圈那也得一天的时间,这塔就叫飞凤楼。
鸟瞰森罗海,这些被桥梁连接在一起的大大小小的岛屿,星星点点,就组成了西境玄凤族的唯一城市——潮汐城。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玄凤一族口口相传,森罗海里的所有动物跟植物都是不能迟钝,所以这里的居民都会在属于自己的小岛上种植各种农作物,蓄养牲口和家禽,如果需要什么,就会去扶摇岛的市集上去交换,在这里没有钱和货币的概念,也没有贫富的差距,他们只是简单地为了生活而生活。
扶摇城位于西境之的最边缘,森罗海最深处,是玄凤一族的领地,玄凤一族的首领叫玄月,她刚刚从一座白塔被内走了出来,她静静地看着慢慢沉下去月的夕阳,突然想到了百年前,夜神一族冥矢曾来过这里,那时候她还不是族长,而冥矢,也差点死在这里,而如今,老族长已经不在了。
玄月静静地看这个天边,直到夕阳染红了整片天,整片海,还有白色的珊瑚塔。她没有见过那个人,她唯一见过的夜神一族的人恐怕只有冥矢了。玄月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仇怨,为什么要相互记恨,甚至相互残杀。
有人说,老族长就是被他杀害的,永夜城城主——玄星。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8 12:46:47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十三章 晴儿
妖由人兴也。
什么是正邪之分?什么是善恶之别?我真的不懂,我也不想懂。
在挽魂城沙漠的东边,有一片连绵无际的荒草原,这里杂草丛生,有新长出的嫩芽,也有枯败疏落的黄草,草丛间,偶尔会见到成片的枯骨,有动物的,也有人的。沿着荒草原往西走,就到了无极山,无极山是四境跨度最长最险峻的山脉之一,它将东境与北境、西境彻底隔了开来,就像一道自然形成的城墙,而东境之南,却是一片汪洋,阻绝了他与南境的往来,所以,有关于于东境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多少,他也成为了四境最神秘的地方之一。尽管如此,还是流传着一些有关于东境的传言,有人说,东境的人,都是以天命自诩,觉得自己才是天道的缔造者与执行者,所以他们就被称为天道一族。
四境之地,东境独占一半,是最繁华的地方,所以这里除了天道盟,又有剑阁、天教和葬花谷等数十个世族与门派。
东境最大的一座城市,叫做苍穹城。苍穹城每天都会聚集来自四境各地的人,有商贩,有歌姬,有舞者,有巫师,有杀手,或许也有妖孽,而那个传说中的天道,其实是一个多个世族联盟的统称,叫做天道盟。
南宫世家是本是天道盟的创立者之一,而如今,辉煌早已不复当年,只因一个女子——南宫晴儿。
这是一处别院,虽然地方不大,却也精致,亭台楼阁,鱼虫花鸟,样样俱全。南宫晴儿坐在假山的石头上,看着水中的鱼儿发呆,却不曾察觉已经有人进来了。
“晴儿,住在这里还习惯吗?”
南宫晴儿被这冷不丁的一声吓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她爹南宫鸿。
“嗯,晴儿住在这里还好。”
“如今盟主已然入魔了,居然找纯阴女子练邪功。”
说道这里,南宫鸿已经怒火中烧,一把将石桌拍得粉碎。
“想想我南宫鸿,何曾看过别人脸色?而如今却要对那毛头小子低声下气!”
南宫鸿双眼通红,他向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晴儿低着头,不敢看他的脸。
“爹,都是我不好,不是男儿身,不能继承您的衣钵,这才让我们南宫家......”
“够了,别说了,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你已经死了,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免得被那混账东西知道,唉!”
南宫鸿说完便拂袖而去,只留南宫晴儿一人呆呆地坐着,眼泪就情不自禁地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滴入了水塘里,惊动了一群鱼儿。
半月后,当南宫鸿再来的时候,南宫晴儿已经不见踪影了,他不敢动用太多人手去找,只得吩咐几个心腹四处打探,然而依旧杳无音信,自此,南宫晴儿就真得好像死于那场大火中了。
葬花谷是东境内一个极为神秘的组织,传言他们皆是样貌妖娆的女子,然而却没有人正真见过,那些死相怪异的天道盟守卫,要么面带喜色而死,要么极度恐惧而亡,他们尸体周围,撒满了开在黄泉路的彼岸花。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8 13:04:26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十四章 娆娘

世间的事情,我没见过的太多,我也不想奢望太多,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过好在一起的日子。
南境之地,山峦丘陵绵延万里,又有盆地与沼泽,河流与峡谷,林木鸟兽种类繁多,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人迹罕至,一副荒无人烟的景象。
四水河从南境之外流入,穿过南境,流过东境,绕过挽魂城沙漠,流向西境,最后注入森罗海。而去往南境必须翻过无极山,过了四水河,就到了一处浅滩,偏西的方向是去往溟蒙山的小道,然而已经被荒草埋没了。在隐约可见的山道上,有家简陋的小店,开这家店的是两口子,看起来是东境来的,女的叫娆娘,她一袭红布衣,虽然穿着朴素无华,但是骨子里却透着几分妩媚,虽然从脸上看不出什么,实际上这将是她生命里最后的几个月时间;男的叫虎哥,他是想了了娆娘的心愿,所以才来到这里开了这家店,虎哥个子不高,但却壮实,他只穿了个麻布褂子,古铜色的肌肉露在外面,虽然客栈内也有个小伙计,但是打水砍柴的粗活他都抢着做,好像是他就好这一口似的。
平日里,往来的路人虽然不多,但是也不会太少,时间久了,见过的人也就多了,每个地方的话,他们都能懂一点,甚至是做什么营生的,他们也得猜的八九不离十。北境之人,无论男女,身材都比较高大,须发多为雪白色,肤色也偏白里带了一点青色,瞳孔多为红色;西境之人须发多为灰色和白色,皮肤略显苍白,就好像是在水里面泡久了一样,而他们的瞳孔是海蓝色的;东境之人,体格中等,须发多为黑色,皮肤白中带黄,他们有着黑色的瞳孔,而南境之人,却极为少见,快两年的时间里,他们俩也就见过不到七八个,不过这些南境人,有像北境人的,有像西境人的,也有像东境人的,甚至还有其他三境都没有的样貌,每当这个时候,娆娘就会想,是不是南境的人长相太过奇特,所以才不敢出来吗?
三个月前,从南境山里来了一行人,她们是三名女子,这三人十分怪异,一眼就看出来是南境之人,尤其是那衣裳,竟然露出那么多,娆娘倒想看看这群丫头片子长得什么模样,只可惜他们全都戴着幂篱,就是有黑纱罩脸的帽子,所以娆娘什么都看不见。而虎哥见了这群姑娘,只觉得脸红心跳,就连呼吸都有些不正常了,可偏偏这仨人让虎哥端茶倒水,虎哥只觉得上气不接下气,一阵眩晕,娆娘却故意躲在边上,看着发窘的虎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虎哥倒完了水就去劈柴了,他一口气把三天没干完的活全干了,虎哥威风!
这仨南境女子,在小店呆了不到两天,她们好像是在等什么人,第二天午后,那个人来了。娆娘一眼就看出来,她是北境的女子,蓝色的衣服,淡红色的瞳,白色的发,高挑而美丽。她径直走进小店,然后坐在那仨南境女子的旁边,娆娘这才看见,这北境女子背后竟然背了一口水晶棺材,不对,不是水晶,也不是棺材,好像是一个冰做的大匣子,里面白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娆娘在想,这个人,到底是做啥的?这冰匣子里,又会是什么东西。不管娆娘怎么想,她终究是猜不到的,那南境的三名女子,看到进来的这位,也不说话,只是点头致意,然后四个人一起离开了小店,消失在去往南境的路上。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8 13:11:02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十五章 陌川
谁也无法决定和左右,即将发生的能改变命运的事情是什么。
南境地域广大,势力众多,即使是普通民众,也都归属于各个势力,但是依然会有一些自由之人,他们不是商贩,也不是庄稼汉,他们就是猎魔人。
猎魔人,上古之时就有,天地初开,正气化为神,邪气化为魔,又有生灵精怪,而后生人。人与妖魔同在一片大地上,自然会为了各自的利益而相争,于是,便有了猎魔人,最初的猎魔人,只是猎杀对人类生命有威胁的妖物,而如今,猎魔人猎杀的不仅仅只是妖魔,还有那些比妖魔更可怕的人,陌川就是这样的人。
自记事以来,陌川便与祖父生活在一起,他不知道爹娘是谁,更不知道他们的样子,所以,祖父便成了他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能依靠的人,但是在他九岁那年,祖父上山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他便带了祖父留下的柴刀上山去寻他,然而他只找到了静静躺在在山谷深处的酒囊,从此之后,他便离群索居,一个人住在祖父的老房子里面。
祖父生前是做什么的,他并不清楚,记得总是有很多人带着各种各样的金贵物品来找祖父,求祖父帮忙,同样,帮的是什么忙,陌川同样不清楚,只晓得祖父出门后,很久才会回来,他一个人呆着无聊,便到屋后的紫榕树上,然后全身放轻松,躺在宽大的树杈上,透过树叶间的罅隙,恍恍惚惚能看到随着阳光闪烁的蔚蓝天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睡梦中,他仿佛又看到了站在门口打理草药的祖父,等他惊醒之后,已是午夜十分了,月亮挂在无垠的夜空里正冲着他笑。
当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后,很多秘密就已经不再是秘密。祖父失踪之后,依旧会有很多人来找他,既有各大势力的核心人物,也有寻常常百姓,起初,陌川只告诉他们,祖父有事外出不在,但是时间久了,也就瞒不住了,后来有人就说,在一处山洞内发现了陌川祖父的尸骨,说是那穿着打扮就是他没错,但是陌川却坚持说,那不是他祖父,但是他知道,他已经死了,不会再回来了。
在与祖父同住的木屋里,有个破旧的黑铁箱子,以前,陌川每次想看的时候,祖父会拦着他,说等你长大了才能看这些,这黑铁箱子里面到底有什么,或许只有祖父知道吧,陌川便一直期盼着,希望时间过得再快一点,自己能快点长大,而现在,他真的很想时间停在祖父还在的时候,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而已。如今,祖父已经不在了,陌川便打开了那个黑铁箱子,箱子里有一封手书,还有一个羊皮卷,这手书是祖父写的亲笔,陌川一眼就能认出来,而那个羊皮卷,看起来年头非常久远了,
陌川望着黑铁箱子怔了半晌,他又翻起祖父的手书看了起来,里面提到了猎魔人这个字眼,而祖父自己就是猎魔人,这黑箱子里扎除了这两样东西,还有他以前从未见过的器具和草药,想来,这也许就是祖父留给他的吧。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8 13:18:12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十六章 红尾
我难过的不是死在你的剑下,而是两个人的回忆,却只有我一个人记得。
虽然东境幅员辽阔,但是因为这里气候宜人,土地肥沃,风景优美,所以东境的人口也是最多的,围着苍穹城而生的大大小小的城镇与村庄,早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多数的地盘全被各大势力所垄断。最初,在城市边还有一些猎魔人之类的聚居地,但是后来也被各大势力所霸占,所以这些自由人只得离开大城镇,寻找新的住所。而东境之内,高山林地绵延数万里,因为紧接无极山,所以这里的高山林地就被人叫做无极林海,而这些猎魔人之属的自由人,他们便选择在森林边缘或者山脚下聚居,这样也就形成了猎魔人村落。
无极林海历来就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因为东境的繁华,所以没有人也没有必要去深山老林里,那些没有人烟的地方,又是什么样的风景,没有人会知道。而这群猎魔人,也没了昔日的风采,如今这天下,别说妖魔了,那些明面上的恶人也少了很多,至少已经很少有人会再来找他们了,所以猎魔人,也就成了最不堪的职业,一如街头的乞丐。如今虽然离开了城镇与喧嚣,住进了大山里,很多猎魔人觉得反而自在,这里有野果,也可以结伴打猎,活着,也就如此而已。
只是好景不长,村子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奇死去,猎魔人当中,有一位首领,看起来三十多岁,他叫陌川。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已入睡,只有陌川依旧坐在灯火下,眉头紧锁,显得十分烦闷,漆黑的林子里,一双微微泛着红光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他看。突然,一道黑影闪过,一个红衣女子出现在了陌川的木屋外。
“陌川,真的是你?”
那红衣女子好像认得陌川,但是他却没有一点映象了。
“姑娘,请问你是?”
对于妖,陌川还是谨遵祖父的遗训,先礼后兵,这女子还未出现时候,他就已经嗅到了妖气。
“陌川,我是红儿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红儿?谁是红儿?在下可不认识什么红儿绿儿的!”
那红衣女子怔住了淡红色眸子里的泪水,好像着了火一样。
“妖孽,说吧,你有什么企图?”
“陌川,我......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看我?哈哈.....笑死人了,妖孽还来看我?”
陌川猛地站了起来,红儿瞬间感觉到了那阵阵杀意。
“我......”
面对陌川的逼问,红儿竟然无言以对。
“那些死去的人,是不是你害的?”
“不是我,是我的族人,我是偷跑出来的,你们快走吧,不然......”
话还没说完,那把被符咒加持过的剑便刺穿了红儿的心脏。
“快......快走......走”
陌川冷冷地望着躺在地上的女子,直到她变成了一只白色的红尾狐狸。
然而,有些记忆,陌川已经遗忘了。很多年前,年幼的他,还有身侧的那只红尾小狐狸,他们就像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直到默许终身,只是他们不为世人所容,天道盟便派人封印了陌川的记忆。
三日后的一个夜里,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只有陌川身后熊熊的火光,猎魔人的村子被毁了,他是唯一的生还者,从此也成了一个屠戮妖族的复仇者。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8 13:25:10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十六章 红尾
我难过的不是死在你的剑下,而是两个人的回忆,却只有我一个人记得。
虽然东境幅员辽阔,但是因为这里气候宜人,土地肥沃,风景优美,所以东境的人口也是最多的,围着苍穹城而生的大大小小的城镇与村庄,早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多数的地盘全被各大势力所垄断。最初,在城市边还有一些猎魔人之类的聚居地,但是后来也被各大势力所霸占,所以这些自由人只得离开大城镇,寻找新的住所。而东境之内,高山林地绵延数万里,因为紧接无极山,所以这里的高山林地就被人叫做无极林海,而这些猎魔人之属的自由人,他们便选择在森林边缘或者山脚下聚居,这样也就形成了猎魔人村落。
无极林海历来就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因为东境的繁华,所以没有人也没有必要去深山老林里,那些没有人烟的地方,又是什么样的风景,没有人会知道。而这群猎魔人,也没了昔日的风采,如今这天下,别说妖魔了,那些明面上的恶人也少了很多,至少已经很少有人会再来找他们了,所以猎魔人,也就成了最不堪的职业,一如街头的乞丐。如今虽然离开了城镇与喧嚣,住进了大山里,很多猎魔人觉得反而自在,这里有野果,也可以结伴打猎,活着,也就如此而已。
只是好景不长,村子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奇死去,猎魔人当中,有一位首领,看起来三十多岁,他叫陌川。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已入睡,只有陌川依旧坐在灯火下,眉头紧锁,显得十分烦闷,漆黑的林子里,一双微微泛着红光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他看。突然,一道黑影闪过,一个红衣女子出现在了陌川的木屋外。
“陌川,真的是你?”
那红衣女子好像认得陌川,但是他却没有一点映象了。
“姑娘,请问你是?”
对于妖,陌川还是谨遵祖父的遗训,先礼后兵,这女子还未出现时候,他就已经嗅到了妖气。
“陌川,我是红儿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红儿?谁是红儿?在下可不认识什么红儿绿儿的!”
那红衣女子怔住了淡红色眸子里的泪水,好像着了火一样。
“妖孽,说吧,你有什么企图?”
“陌川,我......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看我?哈哈.....笑死人了,妖孽还来看我?”
陌川猛地站了起来,红儿瞬间感觉到了那阵阵杀意。
“我......”
面对陌川的逼问,红儿竟然无言以对。
“那些死去的人,是不是你害的?”
“不是我,是我的族人,我是偷跑出来的,你们快走吧,不然......”
话还没说完,那把被符咒加持过的剑便刺穿了红儿的心脏。
“快......快走......走”
陌川冷冷地望着躺在地上的女子,直到她变成了一只白色的红尾狐狸。
然而,有些记忆,陌川已经遗忘了。很多年前,年幼的他,还有身侧的那只红尾小狐狸,他们就像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直到默许终身,只是他们不为世人所容,天道盟便派人封印了陌川的记忆。
三日后的一个夜里,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只有陌川身后熊熊的火光,猎魔人的村子被毁了,他是唯一的生还者,从此也成了一个屠戮妖族的复仇者。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8 13:39:39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十七章 苍泽
所谓的执念,不过是都为了自己所谓的坚持与骄傲付出沉重代价的起源。
四水河从南境之外流入,蜿蜒地绕过南境,跨过北境,然后向西注入森罗海。就在东南境接壤的河段,有一处秘境,那就是白月川。
溟蒙山是距东境最近的一条庞大山脉,在山谷深处的一处崖壁上,有一个小豁口,这就是白月川的入口。从入口进去,便是斜向下的石溶洞,由于山顶腐蚀严重,所以多处有裂缝和塌方,所以阳光可以影影绰绰地照射进来,映在溶洞内,五光十色,绚丽无比。斜向下走了二三十里路的样子,笔直陡然一个九十度大转弯,又是一条稍显宽敞的甬道了,如果不是两侧并列的橙黄色的石像,这应该是一条大道。石像都有三五米高,全是仰头长啸的苍狼,石像身后的石壁上,都凿了个半尺来宽的孔洞,里面燃着长明灯,这条甬道很长,比之前的溶洞要多出三倍不止。甬道尽头是一处高七八张,宽三四丈的出口,站在入口处向头顶望去,不由得会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惊,吸引。仿佛有片海洋悬在头顶,甚至能听见水流动的声音,阳光浸透河水,穿过微白的晶石洒在幽静的地下森林里,光随着水影而摇晃,仿若梦境。
“你来了。”
这说话的人正是苍狼族的首领苍泽,他穿了一身黑袍,虽然已不再年轻,但是依旧神采奕奕,寒天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张口。
“我们有多少年没有见了?有两百年了吧?”
苍泽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因为林间小路太狭窄,杂草丛生,不好走,所以苍泽走在前面,寒天跟在后面。
“有两百年了,两百三十七年。”
“哟,我说老寒,你岁数这么大了,怎么记性还这么好啊?难不成岚绝峰上有什么养身的宝贝?”
“岚绝峰上只有两件东西,一是冰,二是雪,你瞧上哪件了?我差人给你送点?”
“哈哈哈哈.......到了,进来吧,今天咱哥俩要喝个痛快!”
两人行至森林深处,有一棵巨大的紫榕树,榕树上有个小木屋,木屋里面并没有什么摆设,只有些干草和一张小桌,桌上放了两坛酒。
“兄弟这里条件差点,你可别见怪,但是这酒,绝对是好酒!”
苍泽说完,便将酒坛开了封,推到寒天面前。
“什么都别说,先干了!”
说完苍泽便举起酒坛子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寒天稍微犹豫了下,但也还是陪着苍泽喝了。一坛酒下肚,两个都略微有点醉意。
“老寒,你说吧,找我啥事?”
“寒曦的事情。”
苍泽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捏在手里的空坛子,仿佛在做一个很难得的抉择。
“当年,我为了就族人,你为了救故乡,都做了各自的选择,我以为,为了我们坚持的事情,决不后悔。而如今,不管是你,还是我,都各自付出了带价,过去的事情,已然无法改变,但是我们可以改变以后!”
苍泽没有说话,他将手里的酒坛越捏越紧,只听当啷一声碎成数片,他猛地站了起来,显得十分激动。
“改变?能改变什么?我还不是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像老鼠一样藏在这里?”
“苍泽,你好好听我说,我们可以......”
第二日,寒天便起身离开了,苍泽没有送他,依旧呆在树屋里。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0 10:28:02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十八章 玄芯
如果可以预知始末,那么我会在命运之轮转动之前,让生命永远定格。
在扶摇城呆了太久,再美的风景也会变得了无生趣,玄芯懒洋洋地躺在最高的珊瑚塔顶端,然后瞅着黄昏时分浮在海面上的最后一抹阳光,她就想,出了这森罗海,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呢?玄芯是个好奇心很重的小姑娘,可能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个谜一样的存在,所以她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在扶摇城,没有人敢说起她的父母以及跟她有关的任何事情,甚至都没有人愿意跟她说话,她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没有人可以告诉她。
在扶摇城最边缘有一块巨大的珊瑚礁,珊瑚礁上有一个巨大的森罗贝,只不过只剩空壳了,玄芯就住在那里面,因为这里几乎没有人来,她就看不到其他人那种怪异的眼神了。玄芯最快乐的时光,是老族长还在的那些日子,而如今,她再也看不到老族长那和蔼可亲的笑容了。虽然没有人敢在明面上谈论玄芯,但是谣言总是会有的,有人说,玄芯是老族长征战时捡回来的异族孩子,甚至还有人说她是老族长的私生女,玄芯不知道老族长有没有听到这些,反正她也只是当耳旁风而已。
海与天想接的地方慢慢地被染成了红色,就像下过一场雨夹血,遍布扶摇城内的白色珊瑚塔也染上了一层红纱,还有那个叫玄月的女子,正抬起头凝视这里,玄芯知道,她是在看自己。自从玄月做了族长之后,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陪着玄芯一起说笑打闹了,玄芯就想,如果做了族长人就会变,那还是不做族长的好,她又回头看了一眼玄月,然后从这座珊瑚塔上跃到了另一座珊瑚塔上,消失在了玄月的视野中。
对于玄芯来说,她已经忘记期待是怎么样的心情了,或许她只是想出去走走,看一看那些不为人知的奇异风景和没见过的人。传说,在森罗海的最北边,有一座小岛,岛上生活着的所有动物都会飞,会飞的野猪、野猫还有鱼,有人说是因为岛上有一种花,在天上出现彩虹的时候就会绽放,不管是谁,是动物还是人,吃了它就会背生双翼。
这是一个万里无云的晴天,玄芯坐在自己的森海贝上,然后用自制的船桨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旅行。虽然扶摇城明令禁止吃海里的东西,但是玄芯还是带了很多咸鱼干,够她吃十多天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到出海第六天的时候,便下起了暴雨,玄芯丢掉手里的船桨,开始用手把森罗贝里的雨水一捧一捧地掬出来,也许是上天眷顾,她的“小船”只是随着海浪起伏,并没有翻在海里,还没等天晴,玄芯就已经疲惫地睡着了。
时间过了多久,玄芯已经不记得了,也许是十天,也许是一个月,等她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奇怪的沙滩上,沙子全是白色的小珍珠,由于在水里泡久了,海水把的的脚丫子和胳膊泡得发白,玄芯起身将她脸上的沙子抹干净,她只觉得浑身无力
这个时候,正是黄昏十分,玄芯索性躺了下来,瞅着天际的夕阳发起呆来,突然,整个大地突然颤抖起来。

10

主题

1

听众

850

积分

QQ游客

发表于 2016-8-10 10:33:07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之天幻想篇第十九章 明空
我以为我知道一切,然而,当我错了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地愚昧和无知。
龙枯岛之所以叫龙枯岛,因为它是一座龙墓,将死的龙族都会来到这座岛屿上,然后孤独地死去。虽然龙枯岛一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纵横九百里的岛屿却是一座巨大的岛屿,如此巨大的座岛屿见过的人却寥寥无几,这是为什么呢?传说,龙生九子而不像龙,赑屃就是其中之一,赑屃好负重,这龙枯岛就负在它的背上,永生永世漂流在无边无际的海洋里。
龙枯岛上大大小小地堆满了各种颜色的龙骨,有的巨型龙骨已经上万年了,但这已经没有人去考证了,也无从考证,而玄芯就是误打误撞上了龙枯岛。
刚上龙枯岛的时候,那种地动山摇的感觉很强烈,而现在已经很微弱了,玄芯不知道自己在海上漂了多久,而现在的她早已饥肠辘辘了,先得找点吃的才行。沙滩旁边,就是一片茂密的雨林,玄芯去林子里找了些枯树枝,生了一堆火,然后用略显平滑而又锋利的岩石将一截笔直的树枝削尖,海里叉鱼可是她的拿手好戏,借着月光,海里的鱼儿无所遁形,不一会,玄芯就叉了七八条鱼,她将这些鱼穿了起来,然后架在火上烤,看着丰盛的晚餐,玄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就在她准备要吃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阵低吼声,玄芯猛然回头,黑暗中无数对黄橙橙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金光,玄芯起身,向着火堆又靠近了两步,她暗忖,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以前在扶摇城的时候从未见过,玄芯警惕地盯着树林,她好像看到那些发光的眼睛好像在闪烁,一会黄色,一会红色,一会儿又消失不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遇见鬼了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玄芯听到了自己身旁有吧唧嘴的声音,她寻声望去,只见一个黑影正抱着她的烤鱼如狼似虎地啃了起来,这让玄芯吓了一大跳。
“你.....你是人是鬼?”
那黑影并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地吃着,等七八条鱼全部吃完了,那黑影打了个饱嗝,然后慢慢靠近了她,借着火光,玄芯这次是看清楚了,原来是一个须发尽白的老头。
“你是?”
“玄芯小姑娘莫怕,我不是坏人。”
那老头酒足饭饱之后便洋洋自得地躺在火堆旁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可没对你说过啊?”
玄芯这下有点慌了,心想,这老头到底是做什么的,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莫非认识我?
“我知道的事情那可就多咯!哈哈~”
“那你还知道什么?”
这老头突然沉下脸,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玄芯,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你从森罗海扶摇城而来,你只是想逃离那个地方,你受不了那里的每一个人。”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心里的伤疤被别人说出来,好像会更疼,玄芯努力地摇头否定着,但是没有一点用。
“你现在在想,怎么样才能离开这个岛屿,才能摆脱我。”
“你到底是谁?”
老头瞅着天空沉默了一会,神情有点哀伤。
“我是龙族先知——明空。很久很久以前,我以为我知道一切,然而并不是这样的,我预知错了一件事情,所以被囚禁在这里!”
“囚禁?”
“这座岛叫龙枯岛,是我们龙族的墓地,因为我的过失,差点让龙族遭受灭顶之灾,所以我在这里,向我的族人忏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市场合作  |   隐私条款  |   Archiver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双鸭山百姓网   广告服务/联系:QQ:3253731053  投诉举报QQ:1544403454  网站技术顾问: 双鸭山信城网    

免责声明:双鸭山信城网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信城生活网立场 本站禁止色情,政治,反动等国家法律不允许的内容,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

信息产业部备案: 黑ICP备12004849号 ICP许可证:黑B2-20130004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黑网文〔2017〕10238-096号 网监号:230050220130006 网络游戏出版号:[2014] 1087号

  
回顶部